酷鹿文学
繁体版

30、你看过原著吗?(1/1)

  
  “没事……”陆长帆回他一个和善的笑容,现在用体验法入戏的演员真的不多了,这办法太危险,要是入戏太深,很有可能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对演员有影响。
  陆长帆忽然想到,黎D一开始也偏爱体验法,也是后期演技提升了,才渐渐改善。
  黎洋扯了扯嘴角,已经半月没好好笑过的他笑的有些僵硬,他打量了一下陆长帆,看他眉头不自觉地皱着,凭借多年的了解,知道他一定是遇见了事情,“你,遇着什么事了?”
  陆长帆装作没事般的撇撇嘴,“没事啊。”
  只不过,确认了一点东西。
  何东啊何东。
  你可真行。
  你最好,不要让我发现我的推断都是真的。
  见陆长帆不愿意说,黎洋也不好追问。陆长帆眼睛在他身上扫了扫,和X光似的,“你瘦了多少。”
  “不多,十来斤吧。”
  回应他的是陆长帆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
  这黎洋,为了角色,对自己可真狠。
  在陆长帆的叮嘱下再三答应刮了胡子,再好好收拾收拾自己,才被放过。
  等陆长帆第二天看见黎洋,他已经画好了妆。
  有些嫌长的头发被发蜡梳理得整齐,服服帖帖的躺在头顶,有些内陷的眼窝被画的更加深陷,配着有些暗的唇色,让人一看就有种――这人不好惹的感觉。
  第一场戏是在一个幽暗的地下室,黎洋所扮演的男二名叫莫矢,在故事的一开始,就已经是一位赫赫有名的网络黑客。
  他在网上的留名只有一个漠字,所以大家都叫他“Mr.漠”。
  不过黎洋毕竟演的是一名男二号,对于故事来说,整个的时间线还是根据男一号,也就是小警察傅炎柯的成长历程而定。
  所以当傅炎柯还是一名刚进警察局的小新人时,莫矢正在四处寻找着可以用来给生活增添点乐子的“对手”。
  在幽暗的地下室里,莫矢今天心情不错,因为又通过网络干了一票,小赚了一笔,他面前放着两台电脑,一台正播放着警察局的监控――一群蠢驴一般的警察像是无头苍蝇一样忙得四处乱转,可却找不到一点点关于最新案件的进展。
  莫矢则坐在另一台前,这台电脑的屏幕上是密密麻麻的代码。
  但说实话,他已经过够了这样的生活了!
  在网络世界里,他就是无上的帝王,没有什么人能够制约他,也没有什么人可以让他觉得旗鼓相当。
  这一段戏难度不低,一是人物与黎洋本身差距较大,二则是这整整一段都没有台词,剧本上也是寥寥几句,只说要表现出莫矢想要寻求新鲜生活并盯中了傅炎柯。
  片场摆着无数的机器,还有很多很多的人,灯光师傅,道具师傅,制片、导演,通通围在后面。
  第一场戏开始了。
  黎洋坐在满是代码的电脑前,右手撑着头,左手轻飘飘地按着键盘,眼睛里写满了不屑,还带着些许厌倦。
  他按的似乎慢极了,键盘发出清脆的“咔哒、咔哒”声。
  褚岩一直盯着他,害怕他不能很好地入戏,但看到黎洋的表现,却着实心里一震,连忙示意摄影过去给个特写。
  刘曙一直皱着的眉头也总算有些舒展开,不过还是微皱着,不过也是,对一个人的成见哪有那么容易就解开。
  那边黎洋还在继续。
  他的左手“咔哒、咔哒”地在键盘上敲着,然后猛地一拍,发出了重重的拍击声。
  脸上写满了不耐。
  他推开键盘,从桌上的烟盒里拿出一根烟,正打算点上,却在拿打火机的时候看到了监控里的傅炎柯。
  黎洋露出一个玩味的笑容。
  舔舔牙龈,把监控的声音放了出来。
  傅炎柯就像一只小兽一般,朝着一边的老警察前辈苦苦诉说,“你相信我,这一定是一场网络作案。”
  “队长都说了,这个案子晚点再审。”那警察甩开傅炎柯的胳膊,颇有些不耐烦地说。
  “但是你看,利用现在的技术,不留下指纹,根本不可能做到这样的现场……”
  “好了好了,这话你已经说了多少遍了,你要是真的有证据,就拿出证据来啊,在这光说也没什么用!”那警察说完,就走开了,留下傅炎柯一个人在原地怄气。
  黎洋挑了挑眉,又笑,左手在左边的电脑上按着什么,右手掏出手机开了锁。
  然后瞟了一眼左边的电脑,在手机上挞挞挞地按着什么,他一直笑着,让人看着就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属于莫矢的第一场戏,一条过了。
  褚岩没说话,大家各忙各的去了,制片刘曙路过褚岩时还拍了拍他的肩,撇了下嘴,无声的说了句“你赢了。”
  “怎么样?”黎洋朝褚岩笑道。
  看着黎洋一脸求表扬的神情,褚岩也笑了,点点头:“非常好。”
  黎洋眨了眨眼,“我可是影帝哦~”
  褚岩没多想,只是半笑着附和“是啊是啊,演技真不错!”
  由于这部戏是边拍边播,所以拍摄进度比较紧张,所以基本上都要按照剧情顺序来拍,很多本来可以合并的镜头必须分散拍摄,所以在拍完黎洋的戏份之后,褚岩就要去看男一那边的进度了。
  等黎洋卸了妆过去围观时,傅炎柯这边正在拍摄。
  黎洋也想了解一下未来有不少对手戏的小警察傅炎柯的状况,所以偷偷溜到了褚岩身边找了个视角开阔的位置。
  “刚忘记问你了,你是怎么想到把莫矢演成一个左撇子的?”褚岩眼睛盯着场上的演员,嘴上还不忘和黎洋搭着话。
  “巴拉克・奥巴马、亨利・杜鲁门、杰拉德・福特、比尔・盖茨……这种左撇子的名人简直数不胜数,所以有种说法,觉得左撇子的人比我们右撇子更加聪明。”
  “是有这种说法,但是后来不是又辟谣了?”
  “所谓空穴来风,首先要有这空穴,才能来风啊。”黎洋淡淡地应着,那些小动作、人物设定。比如舔牙龈、左撇子什么的,就是他闭关在家半个月所悟。
  “等一下!”虽然和黎洋说这话,褚岩的眼神却也一直盯着于逆。
  黎洋一愣,还以为自己说错了,低声问了句“怎么了?”
  却没想褚岩没有理他,只是径直朝着前方的主演走了过去,“于逆,刚才那里再来一遍。”
  演傅炎柯的主演于逆点点头,于是又重拍了一边刚才的镜头。
  黎洋这次专心看了,心里也暗自摇了摇头。
  目前演的一段是刚受挫的小警察傅炎柯才被前辈训斥之后,却收到来自Mr.漠的短信,之后的一段内心戏。
  根据剧情的走向,傅炎柯前期是一个没什么经验的小警察,在Mr.漠伸出橄榄枝后,很快就接受了Mr.漠的帮助,并在他的帮助下成功破获了不少的案子。
  所以于逆在演出的时候,得到了来自于Mr.漠的短信,只是根据剧本演出了傅炎柯当时有些疑惑和担心的神情,然后就同意了。
  这里缺少一个过渡。
  他为什么会同意?
  很大一部分是因为他刚才备受打击,被长辈否认,但却在一个陌生人这里得到了安慰的心理――傅炎柯,身为一个主角,必然是一个正面角色,所以于逆在演出的时候过多地表现出了她的犹豫,以至于后期接受来自陌生人Mr.漠的帮助这一决定显得有些突兀。
  黎洋对于褚岩的导演风格不是很了解,毕竟今天的一场戏,包括之前的龙套,褚岩都没叫停过,只是默默看着。
  而且目前来说,他的身份,实在不适合下场指点于逆。
  褚岩上前了几步,“你看过原著吗?”
  “什……什么?”于逆一愣,什么原著?
  褚岩眉头紧锁,面色阴沉,严肃极了,“这部戏是由一部小说改编的,既然改编IP,就要忠于原著。”
  于逆脸色有些难看,他是个演员,难道不是看了剧本就可以了吗?
  褚岩继续说着,“我不知道是你真的不知道,还是你的经纪人、助理没有告诉你,今天你的戏份先停下,回去看了原著明天再来。”
  “哦。”于逆有些心虚的点点头,在几个助理的簇拥之下离了场。
  黎洋还是第一次见褚岩“认真当导演”的样子,他站在那,丝毫不笑,虽然年龄不大,却颇有几分不怒自威的架势。
  黎洋自然是看了原著的。
  现在小说改编影视剧泛滥,但真的尊重原著的却没有几个,编剧们为了制造所谓的“舞台效果”,或者贴合某位演员的个人形象而随意篡改剧本。
  但可笑的是,偏偏就有人愿意为原著,或者为演员的人气买单。
  黎D上一世刚从合方出来,陆长帆为他接拍的第一部戏,就是一部IP剧,不过好巧不巧的是,他在合方之前的四年,因为工作不多,在磨练演技的闲暇时间也看了不少闲书。
  正巧,就看了这本。
  在接到剧本之后,他便又多看了几遍,买了实体书将那些剧本里不存在的“心理活动”们用彩笔全都标出来细细理解。
  所以他一炮而红。
  运气也许是实力的一部分,但是实力,从来不是运气就足够。
   安卓用户下载app阅读更方便:麦涵免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