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鹿文学
繁体版

36、陆长帆,我是黎D(1/1)

  
  “咳。”褚岩咳嗽一声,有些尴尬。
  黎洋的内心也像是哔了狗。
  天哪,他为什么会是自己的粉丝,又为什么会是自己的师父!这简直是,剪不断,理还乱,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
  不过,虽然心中咆哮不已,黎洋的外表还是十分淡定,拿起衬衣,穿好,系纽扣,脱裤子――褚岩今天的视线格外热烈。
  黎洋在心里叫苦不迭:你别盯着我啊,别盯着我。
  脱了裤子,换好西裤,重头戏终于来了。
  “那个……”黎洋堆起一脸写满请求的笑容。
  “怎么了?”
  “能不能帮我拿一下手机。”黎洋指指离他不远处的手机。
  “好。”褚岩起身。
  就是现在!
  黎洋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
  “你裤子后面有个小线头。”
  黎洋咽了一口口水。
  他才脱了一只袜子啊啊啊啊啊。
  “啊?是吗?”黎洋面上假装漫不经心,内心已经在疯狂的咆哮。
  “是粘在上面的。”褚岩说这话的同时,黎洋感觉自己的屁股被人碰了一下,“我帮你拿掉了。”
  他抽搐着嘴角,“谢……谢谢啊。”
  “不客气。”褚岩将他的手机放在桌前,“哎?你这袜子不错。”
  不错你妹啊不错!!!
  前一天洗的袜子不知道被什么邪风刮到了地上,早上又着急来拍戏,黎洋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袜子,就随手拿了周雅芸给他准备五指袜的穿了就跑。
  这袜子肯定是以前的自己的。
  当时自己是疯了吗买这个。
  黎洋嫌弃地瞧了一眼被自己扔到一边的粉色五指袜,等他终于换好衣服,看向褚岩时,却发现他竟然在发呆。
  褚岩木木的盯着沙发边的角落出神,黎洋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竟然正是那双被他换下来的搞笑袜子。
  黎洋是不记得这个袜子的出处了。
  但是褚岩,身为黎D同志的骨灰粉,是完全记得的,五年前,黎D去参加一个节目,节目中有一个游戏需要用到五指袜,便让每个人去暗箱中抽了一双。
  黎D抽的和黎洋这双一模一样。
  更巧的是,两个人在看到这双袜子的嫌弃之情,也是一模一样。
  黎洋只当是他在惊讶自己穿了这样一双袜子,脸也不知不觉地红了起来,连忙收拾好东西,去找化妆师了。
  陆长帆静静睡着,褚岩看着装袜子的收纳箱出神。
  还有半小时入场了。
  “褚岩。”
  “嗯?”褚岩从老僧入定的状态中挣脱出来。
  “哎……”陆长帆长叹了一口气,“那件事我查清楚了。”
  褚岩一惊,“果然不是意外。”
  “不是,不是……”陆长帆一边应和一边摇晃着脑袋,满脸苦涩,“赵羽绯,你知道吧,之前和D传绯闻那个。”
  “嗯。”褚岩应了一声。
  “其实哪有什么绯闻,就是赵羽绯被人看上了,但是她不愿意被包,所以找D演了出戏。D他也傻,看人家可怜,就答应了赵羽绯,让她先住在家里一段时间。”
  陆长帆像是被人抽了魂,一句话说下来,连个语调都没有,“那会我不是想带D从名乐出来么,名乐想给我们个下马威,就把这事散播起来,我那几天一直忙着公关,就告诉D在家待着,叫助理每天给他送些吃的。”
  褚岩嗯了一声表示在听。
  陆长帆看他一眼,“后来就像是你我知道的,记者找到了D的别墅,然后D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出来了,然后在路上遭遇了车祸。”
  “其实哪是什么车祸啊,分明就是谋杀。”陆长帆的眼泪忽然就流了下来,“是谋杀,是凯旋的何东雇人开车撞的他啊……”
  “什么!”褚岩猛地站起来。
  “真的。”陆长帆闭上了眼睛,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我去问他了。”
  复又道,“他说是他找人撞的。”
  “为什么?”褚岩问。
  “没有为什么。我问他为什么他说没有为什么,哈哈,你说可不可笑。”
  褚岩的手攥成拳,青筋暴起。
  证据,证据,证据!
  如果他现在找到何东指使这一切的证据,一定要拜托二哥,让他多蹲几年。
  “时间差不多了,进场吧。”陆长帆开了门,也不管后面的褚岩,自己缓缓朝着厅里走着。
  厅里人已经来的差不多了,工作人员将座位分好,打点好了媒体朋友,只等时间一到,就开始。
  “亲爱的各位来宾,各位《天黑之后》的主创,各位媒体朋友们,大家下午好……”主持人保持着一百年不变的台词,将杀青宴拉开了序幕。
  黎洋作为男二,只在一开始随着所有主创人员上去亮了个相,之后便一直周旋于――广大的好吃的之间。
  终于可以大开吃戒了!!!
  主持人说说说。
  黎洋吃吃吃。
  褚岩说说说。
  黎洋吃吃吃。
  总之,无论台上如何花样百出,黎洋只专注着吃吃吃。
  等到媒体把该问的问完,气氛也终于轻松了起来,黎洋在取餐处晃悠着,终于注意到了窝在角落里,脸色还很不好的陆长帆。
  什么叫热脸贴了个冷屁股,这就是了。
  不论他怎么问陆长帆,怎么再三保证不会和别人说,陆长帆都保持着沉默是金的最高宗旨,不搭他的话。
  黎洋一脸懵逼,只好去问褚岩。
  褚岩本也不愿意说,但也不知道是怎么了,看见黎洋一脸着急的表情,心里竟一下软化下来,拉着他去隔壁的休息室把陆长帆前面告诉他的东西都说了一遍。
  “你听过就当忘了吧。陆长帆他和黎D前辈合作了很久,和那个何东……也有些不大寻常的关系,你就当是听个故事。”
  “嗯。”黎洋点点头,下意识地在心里开了个玩笑,什么不寻常的关系,还不就是姘头么。
  可他又琢磨了一下陆长帆的话。
  他上一世从房子里跑了出去出了车祸,不是因为任性,不听陆长帆的话,相反,他当时是为了顾全大局。
  看来这中间,还是有问题。
  眼看着杀青宴就要结束了,各路明星艺人也都要打道回府,黎洋找了面镜子看了一下自己,确认没有什么失礼的地方了就打算带着陆长帆走,却没想到在半路上遇见了一个小记者。
  小记者一头大汗,像是跑过来的,“可算找到您了。”
  黎洋看他客气,后面又跟着带摄影机的,就安安分分的站了下来,想听他要问些什么,“你,你好,那个黎D前辈的遗作《盛世》你知道吧?”
  黎洋微笑,这题送分题啊,“我知道啊,现在正在上映。”
  “那,关于这部电影的同名主题曲,是您演唱的吗?”小记者的眼神中满是期待,不自觉地用上了尊称。
  “是的。”黎洋微微颔首,不卑不亢。
  “其实刚听你说话的声音,我就已经相信了,只是台里让我必须这么问。”初来乍到的小记者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没关系。”
  “那么,在今天杀青的《天黑之后》中,您会用原音吗?”
  黎洋一愣,“不会。”
  “为什么啊,很多粉丝都希望您可以使用原音。”
  “哈哈。”黎洋笑笑,“是黎D前辈的粉丝吧。我也很怀念他,他是我的榜样与奋斗目标,不过,因为这次拍摄的时间比较紧张,我又没有配音经验,所以还是使用了配音。”
  “这样啊,真是遗憾。”
  “其实也没什么遗憾的,以后还有机会。”黎洋正答着,看见不远处晃晃悠悠的陆长帆似是要走,忙说“剧里像于逆哥,就用了原音,他就在那!真的是很敬业呢。”
  说完,就脚底抹油,追向要走的陆长帆。
  陆长帆饭没吃多少,酒倒是没少喝,眼看着晃晃悠悠的就要倒了,还好黎洋及时赶到,才免去了和大地亲密接触的痛。
  “你怎么喝了那么多。”
  “D……D……”陆长帆迷迷糊糊地听见黎洋的声音,还以为是和以前一样,过来的是黎D。
  黎洋也不解释自己是谁,一边带着他往停车场走,一边嗯嗯啊啊地应和他。
  终于上了陆长帆的车。
  陆长帆也许也是感受到了熟悉的空间,压抑的情绪一下爆发了,“D,我对不起你,D……我对不起你啊……”
  “你怎么对不起我了?”黎洋问。
  “何东那个王八蛋,狗犊子,是他找人撞了你。赵羽绯都和我说了,都说了!”陆长帆眯着眼睛,哭的像个孩子。
  “赵羽绯说什么了。”
  “她说……何东要包养她。”
  “还说……何东要弄死你。”
  “还说……”
  黎洋猛然想起来,自己这一世在海城戏剧学院里初见到陆长帆,他没带他一向喜爱的那块钻表,当时也没多想,但现在细想来,只怕是那个时候陆长帆就已经有所怀疑了,然后一个人,难过了那么久。
  黎洋将陆长帆掰正,面对自己,“那她有没有说,当时我会出去,是为了她。”
  “是她求我的。”
  “她让我帮她。”
  黎洋一字一字说得掷地有声,陆长帆一下呆在那里。
  “陆长帆,我是黎D。” 安卓用户下载app阅读更方便:麦涵免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