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鹿文学
繁体版

第797章 慕慕我的!不,我的!(1/1)

  在“慕慕”两个字出来的时候,君慕浅的身子就僵了,僵到她面容都隐隐地抽搐了几下。

  这声音虽然是惯听的温柔风流,如沐春风,软若棉花做的糖。

  在唇边流转开来,极其的悦耳。

  为此深深沉沦,亦心甘情愿。

  可是这一次,君慕浅却从春风中听到了某种寒意,像是涓涓细流突然结了一层冰,还有着冷气从这坚冰中破出,让人忍不住一颤。

  怎么回事?

  怎么就醒了?

  她明明已经布置好了结界,就算第四魄醒了,结界也应该提醒她才是。

  难道说,第四魄其实喜欢跟她一样扮猪吃虎,隐藏了真实的修为?

  此刻,君尊主忽略了一点。

  当命格相容,灵魂契合的时候,彼此的气息都融在了一起,自然不会有任何发现。

  君慕浅也无暇想这些,她僵着身子不敢动,也不敢转身。

  她还在想能不能装作他认错人了,立马一走了之。

  可是实际不允许,这个理由也委实太蠢了。

  完了,她真的要完了。

  明明她练就了很高级的水上漂功夫,怎么就跌进河里了呢?

  而且,如果一条船已经翻了的话,那么另一条……

  君慕浅极其小心地抬起眼眸,瞅了一眼第三魄。

  发现果不其然,佛子殿下的面色沉了下来,还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黑。

  密布的阴云,瞬间笼罩了这张俊美禁欲的面容。

  若是佛域的侍官在此,恐怕已经吓得通通跪下了。

  可偏偏,在这个时候,白衣容轻又开口了,声音带笑:“慕慕,我睡醒了,我可以给你做饭了,我已经问这里的伙计借好了厨房,过来吧。”

  君慕浅:“……”

  不对劲儿啊,怎么还能这么淡定呢?

  她现在可是被第三魄抱在怀中,姿势亲密暧昧。

  以她家美人的醋劲儿,应该直接过来咬断她的脖颈才是。

  莫不是意识平分了,吃醋的能力也平分了?

  事实证明,接下来君尊主就见识到了这吃醋的能力不仅没有平分,反而还加倍了。

  从此,是一种很痛的领悟。

  君慕浅还是不敢动,原本她家美人的怀抱应该是温暖的,但现在她好似坐在了一个冰块上,冷气渗进了骨头里。

  也是同一刻,她听到了来自某个高冷佛子的低语,带着某种咬牙切齿的意味:“你饿了?”

  瞧着玄衣容轻,君慕浅下意识就断然否认了:“不,我不饿。”

  但话刚一说完,她突然就想起第四魄也在这里,她……

  终于艰难地回过头去,君慕浅又艰难地眨了眨眼,最后艰难地蹦出了三个字:“不,我饿了。”

  玄衣容轻:“……”

  白衣容轻:“……”

  君尊主自己也:“……”

  不,等等,她到底饿不饿?

  不对,她这么一说,岂不是把自己的脸打得也太快了?

  但是话已出口,也无济于事了。

  君慕浅只是“卑微”地希望不要再来一个浪花,把船给打碎了。

  船虽然翻了,但她至少还可以扒着。

  可要是完全碎了的话,她就沉到水底去了。

  三人同时沉默了有数秒,最后,还是白衣容轻先打破了寂静。

  第四魄的性格偏外放,又颇为腹黑,自然不会把主动权交给旁人。

  “慕慕饿了刚巧。”白衣容轻薄唇扬起一笑,刹那光华绽开,“我们这就去厨房,你想吃什么,我都可以做。”

  话罢,他竟是径直的走了过来。

  走到了酒楼外之后,他抬起手淡定地攥住了紫衣女子的一只腕骨:“慕慕,走吧。”

  君慕浅还没来得及有什么反应,她最不想看到的画面就已经出现了。

  她的另一只腕骨,同样被一只修若梅骨的手攥住了。

  一边温热,一边寒凉,仿佛冬雪夏火交加。

  “她不走。”玄衣容轻的重瞳中浮起了冷冷的杀意,“她要跟我走。”

  君尊主完全不知,尊贵的佛子殿下此时正在想——

  这个黑心的修魔者,简直是太大胆了!

  没他长得好看,也没有他修为高,凭什么跟他抢人?

  什么?

  他们长得一模一样?

  那也气质不同,他更胜一筹。

  君慕浅只知晓,当两个容轻同时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所带来的冲击感是巨大的。

  一样的面容,但因为性格不同所散发出来两种截然相反的美。

  一个,如极北之地上的皓皓冰山,冷漠雍华,禁欲尊贵。

  一个,如黑暗深渊中的袅袅灯火,清暖温柔,高旷秀美。

  尤其是两人的面容还一模一样,像是一朵双生并蒂莲。

  而在这这一刻,两个人将她一左一右的围着,谁也不让谁。

  气势,也丝毫不减,反而愈来愈强。

  白衣容轻眉目生笑,眸光柔软:“慕慕,你跟谁走?”

  玄衣容轻重瞳两寒,面无表情:“你想跟谁走?”

  君慕浅:“……”

  她……

  她绝望了。

  她想死。

  她想现在就找个坑把自己的头埋起来。

  跟谁走?

  她想自己一个人走。

  倘若她现在已经将七十二变全部修炼完毕了,也不至于落到这个地步。

  她完全可以用一根头发,再变一个她出来,绝对分不出真假的那种。

  两个容轻,一个她。

  还能怎么办?

  白衣容轻笑得更深:“慕慕,你说出你心中的想法即可,不必怕的,我在这里。”

  “一个生死境而已。”玄衣容轻冷凉的目光上下一扫,“不如比一比,谁跟强。”

  这个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黑心修魔者,真是让他最看不惯的人了。

  不就是靠着笑来拐骗人么?

  简直无耻卑鄙!

  听到这话,白衣容极轻地笑了一声,风流俊美:“我不和你比,慕慕说过她会一直保护我的。”

  玄衣容轻:“……”

  会心一击。

  不敢置信,他居然败了。

  而且,这个蠢女人竟然说过这种话?!

  他偏过头来,重瞳眯起,目光落在了装死的紫衣女子身上。

  牙微微咬着,附在耳边:“你要保护谁?”

  君慕浅还在装死,不想起来。

  但是当两道视线都放在她身上的时候,她终于不能装了。

  可话题,还是可以转移的。

  “那个,要不然……”君慕浅发出了她从来没有发出过的弱弱声音,“我们一起先吃饭吧?”

  “……”

  然而,当三个人都进入厨房中的时候,君慕浅又想死了,也更绝望了。

  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

  这不是她想象中的左拥右抱。

  不……她根本没这样想过!

  虽然,她经常说着要作用后宫三千,但是也只是过过嘴瘾。

  过关了,身心也舒畅了。

  君慕浅发现她真的是佩服华胥大陆的那些皇朝之主们,拥有那么多妃子,妃子竟然还不会闹。

  她现在只是两个,头都大了。

  难怪了,小女王没有选什么男妃和王夫,这根本招架不住。

  进入厨房之后,第三魄和第四魄之间无声的战斗还在继续。

  一片硝烟弥漫,把君尊主都埋了。

  白衣容轻问:“慕慕,你想吃什么?”

  君慕浅桃花眸睁了睁,魂又开始飞向天外了:“我想吃什么都行,只要你做的。”

  但是,这是她和第四魄私下相处的时候才会有的回答。

  此刻,第三魄还在。

  当君慕浅蓦地反应过来后,已经来不及了。

  她一抬头,就看着佛子殿下面无表情地一掌劈开了面前的案板。

  “……”

  “不不不。”君尊主第一次感觉到了瑟瑟发抖,“这样,你们商量,商量一下我吃什么。”

  她不吃了行不行?

  白衣容轻并不生气,他从始至终都在笑:“那好,慕慕在一旁等一等,很快就可以吃了。”

  他微俯下身,侧头在菜篓子择菜。

  这里不愧是桃源城最大的酒楼,菜种齐全,连不少稀有的药材都有。

  “凤凰骨。”白衣容轻先拿起了第一样材料,低低笑了笑,“凤凰骨对慕慕的修炼又很大的帮助。”

  但是,他刚一拿起来,就被另一只手截住了。

  两只手同时放在一起,手上的纹络都一模一样。


安卓用户下载app阅读更方便:麦涵免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