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鹿文学
繁体版

10、第十章

  “皇后娘娘恐怕不是简单的孕吐,而是中了毒。”
  一语震惊四座。就连一旁的王得福也被惊得变了脸色。谁知道能听见这样一个大消息。
  嘉靖帝虽然隐约猜出皇后的脉象恐怕不好,但也也没想到会是中毒,脸色骤然一沉,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从他身上发出。
  饶是梁太医见过了大场面,也被吓得忍不住抖了抖,可还是强做镇定,道:
  “这毒十分奇异,从脉象上看和普通妇人怀孕无异,只是孕吐会比一般妇人严重许多。可是此毒会使妇人的身体渐渐虚弱,到生产时多会难产,最后一尸两命。”
  梁太医此时不免也暗叹一声,原以为只是被召来请个平安脉,谁知道摊上这么个大事儿。
  现在后悔已经无用了,只得尽全力就好皇后才行。
  只是也不是是哪里的因果作祟,竟然叫他再一次碰上这毒。
  “其实这种毒,臣曾在先帝时见到过。”梁太医道。
  那时先帝宫里有一位姝妃,是先帝下江南时,下面的人送上来的,据说面容姣好,能歌善舞。
  先帝见后果然十分宠爱她,一带回宫里,无功无德就被封为了贵人到了后来,甚至为她坏了祖宗规矩,打破了原本只有四妃的格局,被封为第五个妃位,并赐下封号“姝”。
  那才是真正的三千宠爱集于一身。
  她怀孕时,先帝大喜过望,甚至孩子还未生下就做出承诺,若是个男孩儿,一出生便将他封王。
  只可惜,这样的宠爱带给姝妃的不仅仅是无上的荣耀,还有暗藏的杀机。
  一开始,太医们都以为姝妃只是普通的孕吐,谁知道后来越来越严重,姝妃娘娘的身体也渐渐虚弱了下来,这下才着急起来。
  “等到当时的姝妃娘娘被发现是中毒时,已经药石无医了。”
  嘉晋帝闻言心里一紧,他当然知道姝妃,虽然她只见过她几面,自然也知道她是如何宠贯后宫,也知道他这个没有机会生下来的弟弟/妹妹。当时他年纪还小,虽然还是那个不受父皇重视的小透明,可也在心里暗暗羡慕过,那个注定备受宠爱的孩子。谁知道……
  不过他随即又镇定下来,问道:“既然如此,梁太医可是有解毒的办法?”
  “回皇上,当时为姝妃娘娘诊脉的就是老臣的师父,当年师父他未能解开此毒,一直耿耿于怀,甚至死前念着的也是此事,臣为了完成师父的遗志,此后也一直没有放弃过对此毒的研究,现在臣已经研制出了完全解开此毒的办法。”
  “其实这毒要到后期才会使孕吐愈发厉害,开始时并没有这般严重。”
  “梁太医的意思是......”
  “皇后娘娘或许是体质不同,所以反应尤为激烈。也正因为此,才早早地发现了此毒。”
  梁太医又道:“只是解毒需要的时间颇长,在此之前,皇后娘娘的一定要保持心态平和,切忌情绪起伏过大,否则都会影响到解毒的效果。因此老臣斗胆向娘娘隐瞒了此事,还望皇上恕罪。”
  “朕恕你无罪,不过,皇后和孩子的安康,朕就交到梁太医的手里了。”嘉晋帝沉声道,“若是有什么意外......”
  梁太医之觉得心里一沉,他当然听得出嘉晋帝话里的未尽之意。
  若是皇后和龙胎有个什么损失,他怕是也活不长了。
  随即又忍不住苦笑起来。他的师父出生于杏林世家,世代从医,因为这个事被抹掉院正一职,甚至家中三代都不可从医,成了家里的罪人。
  从此他便郁郁寡欢,浑浑噩噩地度过了生命中的最后几年,临死都对此事耿耿于怀。
  现在他竟然又被此毒掌握住了生死。
  时也,命也?
  不,他当然不能认命,他和师父不一样,他已经研究出了解毒的方法。况且,这也未必不是他的机遇,只要他治好了皇后娘娘……
  思及此,梁太医在心里下定了决定。
  “臣,遵旨。”
  嘉晋帝点了点头,脸色较之前缓和了不少,又命王得福把李嬷嬷叫了过来。
  要给皇后解毒,还要不让她产生疑心,这事儿必须得有李嬷嬷配合才行。她是皇后最信任的人,自然可以办到。
  于是等李嬷嬷进来,就得知了这个让她晴天霹雳的消息。恐惧得当即就要倒下,在听见梁太医说有解毒的办法时才缓过神来,顿时一阵后怕涌上心头。
  她只觉得浑身发抖。
  是谁!谁有怎么大的胆子,又是谁有这个能耐,能害她们娘娘?!
  李嬷嬷扑通一声跪了下来,磕了三个响头:“皇上!您可要给娘娘做主啊。”
  皇后娘娘的性子她是最清楚不过了,最近一段时间嘉晋帝都忙于宫务,就算娘娘有一些孕吐,也会因为不想让嘉晋帝分心而强忍着。
  若不是老天显灵,让娘娘的反应尤为严重,不得不请了太医,惊动了皇上,请到了梁太医,若不是梁太医恰好知道这个毒,恐怕……皇后娘娘就危险了。
  到底是谁,有这样厉害的毒,还针对娘娘的性子下了这样一个局。
  况且她自诩将坤宁宫围得如同铁桶一般严实,宫人们不说是绝对可靠,可是一些重要的位置,比如小厨房,库房等用的都是信得过的人。
  即便如此,这幕后黑手还能够对皇后下手。
  这些事,嘉晋帝自然也想到了,所以他才愈发严肃了。这背后,怕是不简单啊。
  不过,嘉晋帝也不是怕事儿的人,不然他也当不上这个皇帝了。
  “朕一定会给皇后一个公道的。”
  “嬷嬷暂且不要打草惊蛇,朕会叫人暗中调查的,当误之急是先解开皇后的毒。”于是又吩咐,有任何需要都可以找王得福。
  李嬷嬷又擦了把眼泪,也清楚这事儿不是自己可以查得了的,磕了一个响头便和梁太医退下了。
  后面如何防备宫人熬药不提,对外当然也只宣称皇后孕吐得厉害,熬的安胎药。
  且说嘉晋帝回宫后,屏退了众人。
  “十一。”
  只见一个身着深色劲装的男子出现在嘉晋帝面前,跪下道:“十一见过主子。”
  “今天的事儿你都知道了吧。”嘉晋帝手指在桌上轻敲。
  “这事儿就交由你来调查,可以从先帝的姝妃处查起。”
  “是。”十一点头,脸色没有任何变化,一眨眼的功夫便离开了。
  若是钱榆在这里恐怕就要惊叫出声了。这不就是传说中(小说/电视剧)每个皇帝都有的暗卫吗!而且看他来去自如还能不被发现的样子,恐怕还是个有功夫的。
  嘉晋帝疲惫地坐在书房,揉了揉头。这次的事儿,其实他大概有了几个人选,只是还不清楚到底是哪一个。
  他当然不认为他后宫里的几个人有这样的能耐,能弄到前朝用过的毒,还能收买坤宁宫的人给皇后下毒。
  嘉晋帝冷笑一声。
  有这样能耐的无非就是那几个罢了,他现在是不好动他们,可是之后......
  秋后的蚂蚱,蹦哒不了几天了。
  嘉晋帝这儿如何钱榆是不知道的,反正她得到的消息,知道的这件事的过程就是,皇后孕吐请太医,惊动皇上,皇上亲自到坤宁宫看皇后,请院正来看皇后。
  得到的结论就是,皇后在嘉晋帝心中的地位非常重要。
  君不见陈德妃又摔了一批瓷器,心里又是酸得不停。她怀孕的时候怎么就没有院正亲自来看呢。
  不过也不想一想,陈德妃怀孕时都还不是陈德妃,嘉晋帝都还不是皇帝,别说是她了,就是当时的嘉晋帝都请不来院正。
  当然了,正气上头的陈德妃是想不到这些的。
  钱榆倒是没有什么想法,除了感叹一番自己抱对了大腿之外,这件事她也没有太过关注,最多就是在心里哀叹一下,她给嘉晋帝准备的席面怕是遥遥无期了。
  倒是孙嬷嬷在心里暗道了一声奇怪,这事儿怎么透着一股蹊跷。她本能地觉得此时不像表面透出来的那样简单,但是因为得到的信息太少了,一时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于是也没跟钱榆提,只是埋在了心里。
  不过嘉晋帝到底不是一直都忙得进后宫的时间都没有的,不然要那么多朝臣是吃干饭的吗?于是过了几日,嘉晋帝就慢慢闲了下来。
  等嘉晋帝来钱榆这儿时,仿若和往常没什么不同,还是一副温和的样子,只是钱榆本能地觉得嘉晋帝跟之前有一些不对。
  要让她说到底是哪里不对,她一时也说不上来,或许是气场不同了。
  之前嘉晋帝在她面前一直表现的是比较无害温和的那一面,也一直没有摆什么皇帝的架子。
  可是这次嘉晋帝来永和宫,虽然也没有对她发脾气,她还是敏锐地觉得他心情不是很好。
  难道是前朝还有什么事儿没解决?所以这才不高兴了,可是又不想对她发脾气,所以才这样憋在心里?
  钱榆自觉猜到了真相,不禁对嘉晋帝产生了一遍怜惜。这人太好了也不行啊,这个皇帝也当得太憋屈了,发个脾气都不行。
  当然了,要是嘉晋帝变成个喜怒无常,想发脾气就发脾气的皇帝,害怕受害的还是钱榆自己。
  咳咳,所以当她没说。
  此时钱榆生出了一股想要哄哄他的心情。
  于是钱榆对嘉晋帝道,“皇上可还记得之前臣妾答应皇上的东西。”
  “嗯?什么东西?”
  果然不记得了,大猪蹄子!
  虽然嘉晋帝是个大猪蹄子,那也是她决定要哄哄的大猪蹄子,所以钱榆大度的决定不跟他计较了。
  又道:“皇上忘了。臣妾说了要自己给皇上准备一桌席面,现在臣妾已经准备妥当了,皇上可赏脸来品尝品尝?臣妾保证,皇上绝对没有吃过。”
  嘉晋帝果然提起了一点兴趣,道:“哦?既然如此,那就辛苦爱妃了。”
  这就又是爱妃了??钱榆也顾不上跟他计较,让嘉晋帝稍坐,便去小厨房准备起来。
  其实她准备的这些吃食种类没什么不同,四菜一汤外加一碟甜点。
  等端上来时,嘉晋帝看了半天也没有看出什么不同来。
  “这就是爱妃准备已久的席面?”嘉晋帝不认为钱榆真的
  “皇上可知道这些东西的食材都用了同一种东西。这古人有菊花宴桃花宴,今儿啊,就有榆钱宴。”
  钱榆也不卖关子了,洋洋得意地解开了谜底。
  原来钱榆之前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什么能让皇帝也惊讶的吃食,她也不是走高端路线的人,于是灵机一动,想到了从食材入手。
  这个食材当然不是什么精贵地难以得到的东西,但是嘉晋帝绝对没有吃过,而且还和她同名,岂不是更有意义。
  “这些都是臣妾亲手用榆钱做的,蒸榆钱,榆钱糕,就连这饭也是钱榆磨了粉连着珍珠米一起做的钱榆饭。”钱榆解释道。
  嘉晋帝看着这一桌子“榆钱宴”,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才好,他确实没吃过榆钱。他虽然不受宠,但是也是堂堂皇子,还没沦落到吃树叶的地步。
  钱榆一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有一些嫌弃,于是自卖自吹道:“皇上可千万不要小瞧了榆钱,它可浑身是宝,不仅树皮可以入药,叶和花都能吃。”
  “臣妾以前家中的院子里就种了一棵榆钱树。臣妾的名字也是这么来的。”
  不是现代的家,而是她穿过来以后的那个家。据说原身的娘刚生下原身时,望着窗外的榆钱树,就给她取了这个名字。
  所以周围和她差不多大的小孩儿都是叫什么狗蛋儿二丫的,只有她叫了这个文绉绉的名字。
  钱榆已经很久没有想到她刚刚穿来那段时间。以前她不怎么愿意去想,不知怎的今天就突然想了起来。
  “有别的大孩子羡慕臣妾名字好听,想跟臣妾换名字,臣妾不愿意,就跟她们打了一架,那个时候臣妾足足矮了他们一个头,可是也没有打输,直把她们打的满地跑。”
  这个有点吹嘘的嫌疑,不过钱榆是不会承认的,最多就是个两败俱伤。
  她那个时候刚刚穿过来,各方面都不适应,也不想融入这个世界,只有名字和她前世一样,给了她一点安全感。
  所以这群小孩儿算是戳到了她的痛点,被她打也就不稀奇了。当然了,她也被打得鼻青脸肿的。
  不过也是因为这场架,她开始慢慢融入这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