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鹿文学
繁体版

11、第十一章

  嘉晋帝是第一次听钱榆提起她入宫以前的事儿,之前都没听她提过,他也从没问过。
  他小时候可从来没遇到过打架这样的事儿,宫里长大的孩子都跟人精似的,根本不可能明着这样有肢体的冲突,若是真想要欺负你,有的是别的法子。
  现在忽然听她提起这样的事儿,自然觉得新奇得很。
  “原来爱妃小时候还发生过这样的事儿,朕往日从未听你提起过。”
  钱榆低头,“这有什么好讲的,皇上只是没见过才听着新鲜,平常百姓家的孩子,哪个不是摔摔打打着长大的。”
  这个世界对女性没有像她记忆里后面那几个朝代那样严重,寻常平民女子出门上街都是没问题的,有些泼辣的家里男人不顶用的妇人,几乎可以撑起一个家。
  比如她家里,就是女子撑家的。
  “我爹是个秀才,原本家里有些家底的,只可惜我娘生了我以后身体就有些不好,为了给她治病,慢慢地就把钱花光了。”
  钱榆顿了顿,又道:“结果她还是没撑上几年,匆匆离开了。”
  其实她穿过来的时候,原身的娘已经走了,原身因此大病一场,许是病没了吧,她这才代替她活了过来。所以她其实并没有见过她,只是依稀能感受到原身残留的一些情感,有眷恋,有悲伤和不舍。
  “后来我家就有些败落了,我爹也不是个会理家的,我又还小,于是邻里又给他说了一门亲。”
  媒人都说她勤快又能干,况且家里每个女人确实不行,她爹也就答应了。
  话匣子一打开,钱榆自顾自地就说了起来,渐渐也忘了自称,索性嘉晋帝也听得入了神,根本没在意这些,只顾着问道:“然后呢?”
  一般故事到这儿就很明白了,她爹娶了后娘,这俗话说得好啊,有了后娘就有后爹,不然钱榆后来又是怎么被卖掉,流入宫中的呢。
  “然后……臣妾就被卖给了官牙子,送到了宫里。后来的事,皇上都知道啦。”钱榆含糊地一笔带过。“皇上快吃,不然凉了就不好吃了,这可是臣妾辛辛苦苦做的。”
  嘉晋帝直觉她省掉了一些东西没有说,但是她显然不想说,他也不勉强,开始吃了起来。等放下筷子时,嘉晋帝才觉得胃里顶得慌――吃撑了。
  最后不得不站起来消食。
  钱榆瞧他吃得好,也跟着开心起来,又怕他吃撑了会闹肚子,连忙叫人泡了壶山楂茶,让嘉晋帝喝着消食。
  原来美食真的可以让人解压,给人做美食,那个人还很捧场的时候更让人心情愉快,特别是这个人还是皇帝的时候。
  钱榆不自觉的也带上了笑容,就连提起过往的点点忧伤也消失不见了。说起来她本来也不是个感性的人,今天提起这些事儿也是话赶话说到了。
  比起伤怀过往,她还是觉得享受当下的快乐更重要,起码她现在的生活,已经比这个时代的大多数人要过得好了,她还是很知足的。
  嘉晋帝瞧着她,心情不自觉地跟着好了起来,连这段时间一连串地糟心事都好像忘记了一般。
  可能这就是他为什么总是不自觉地来钱榆这儿的原因吧。比谁他周围的人,她太好懂了,好懂到他一眼就能看穿她在想什么,不必费心思去猜。
  跟钱榆相处是可以让他觉得很放松的,不必留意自己说的话有没有破绽,也不必在意她话里是否有别的涵义。
  嘉晋帝说不清楚自己见过多少双眼睛,不受宠时透着轻视的不屑的,登基后戴着讨好的嫉妒的,有所求的。
  但是只有她的眼睛是最好读懂的,也是最容易就被满足了的。他还记得她刚进府里时,随便一块儿点心都能叫她开心半天。
  这让他不禁开始好奇,若是他给了她更多的,她还会这样送心满足吗?还是会渐渐贪心露出丑陋的样子呢。
  带着这样的想法,他开始“宠爱”她,慢慢接近她了解她。
  但是没当他觉得自己已经足够了解她时,钱榆总能露出他没有见过的一面。
  所以,她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呢?
  好一番折腾过后,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此时嘉晋帝走是不能走的了,留下来也是顺理成章的事了。
  宫人们早就忙开了,春雨心里也是欢喜的很,这皇上一个来月没进后宫,一来就来了她们主子这儿,可见她们主子的恩宠。
  钱榆一番梳洗过后,便看见嘉晋帝早早洗漱完毕,穿着寝衣靠在床上,手里还拿着一本书,正认真翻看着,瞧着还有些眼熟。
  她走进一看,不正是她随手放在室内的一本宫规吗。
  她想来有看书的习惯,当然了,并不是多爱学习,而是她每次看剧的时候都要用看书来做掩饰。这样就有借口屏退左右,借口自己看书喜清净,不叫人打扰。
  往日里放的都是什么佛经禅说,反正她也不会仔细去看,只是最近一段时间不是刚接手了宫务,便找了本宫规很是研究了一番。
  “皇上怎么看起了这个?这是臣妾前段时间特意找不出看的,皇上看这个怕是没意思地很。”说着就想要把书给拿走。
  嘉晋帝被她拿走书也不生气,由着她拿走后,便拉着她躺在了床上。
  伺候的宫人早就在他们躺上去时就退下了,熄掉了房间里其它的灯,只留下一盏放在床边,若他们想睡了,随手便能熄灭。
  “皇上?可是要就寝了。”钱榆还以为他想跟自己运动一番,咳咳,毕竟也素了一个多月,但是躺下之后,嘉晋帝又没有了旁的动作。
  半晌,钱榆也未得到回应,就在钱榆等得要睡着了的时候,才听见嘉晋帝开口道:“睡吧。”
  钱榆低声应了,这才把灯给灭了。
  寝殿里瞬间陷入了一片黑暗,将睡未睡之时,钱榆感受到一双大手把他给搂了过去。她顺势便蹭了上去,这才陷入了沉睡。
  自是好梦到天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