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鹿文学
繁体版

13、第十三章(1/1)

  当太后还不是太后,甚至还没有进宫时,她叫姜秀,只是户部一七品小侍郎,姜家的一个小女儿。
  她还有上头有两个哥哥,按理说,她应该是最受宠的那一个。
  可惜的是,她娘刚生下她不久,就发现他爹在外面养了外室,这一发现那可就不得了了,她娘长这么大就没有受过委屈,在娘家有家人宠着,带着丰厚的嫁妆下嫁给他爹,又生了两个儿子,腰杆子硬得很。
  谁知道一向老实的丈夫会闹这么一出,对一向顺风顺水的她娘来说,简直是晴天霹雳。
  于是月子都还没坐完,她娘就上演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全武行,他娘跑到那个外室那里捉奸,闹得是人尽皆知的。
  最后实在闹得没办法了,他爹不得不妥协,把人给打发走了,在不送走只怕官儿都要保不住了。
  只是这人是打发走了,她家从此也没了安生,或许是她娘闹的这一出太不给他爹面子了,也或许是周围邻里的指指点点背后议论,刺痛了他爹那敏感而脆弱的自尊心,他爹彻底放飞了自我。
  隔三差五便闹着要休妻――当然是没能成功的。毕竟她娘给姜家生了两个儿子,又给他爹的爹,她的祖父,守过孝,就是他想休妻那也是轻易休不得的。
  于是她们家开始三天一大闹两天一小闹的日子,整个家都不得安生,她的两个哥哥已经到了入学的年纪,本就不常回家,这下更是不怎么回来了。
  可怜还在襁褓里的她,还来不及感受父爱和母爱,就要陷入家庭危机。
  后来还是奶娘看不下去了,向她娘提了意见,把她送到乡下,交由她的祖母照顾。
  她娘正巧也觉得她在家里影响了她的发挥,于是想也不想就同意了。
  于是她就被送到了乡下交由祖母抚养,这一养就是十多年。
  她的祖母是个严肃的老太太,至少村里的小孩儿看到她,没有一个不怕的,当然,除了她。
  祖母会教她认字念书,至于为什么祖母识字,听村里人说,祖母的父亲以前是个酸秀才,虽然小姜秀还不太明白,为什么秀才是酸的。
  后来嫁给了她的祖父,两人琴瑟和鸣,非常恩爱。姜秀的祖父也是个读书人,而且天赋比她祖母的父亲好多了,一直考到了举人。不过他自觉自己没有更进一层的天赋,就想法子
  闲暇时,他会教姜秀的祖母读书念诗,于是祖母读的书便越来越多。只是后来祖父去世,祖母才变得性情孤僻起来,也不愿意同唯一的儿子住在一起,只回了乡下,守着祖父的坟墓。
  不管怎么样,在小姜秀的心里,她的祖母是全天下对她最好的人。
  当然了,如果祖母能给她少布置点功课就更好了。小姜秀趴在桌子上,略显忧伤地想到。
  不过总的来说,小姜秀的童年就是在这个小村庄里,无忧无虑地度过的。
  等姜秀长到十岁时,已经是一个出落得十分标志,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在这十里八乡很是有名,已经有好些人家都托媒人暗暗打听了,不过都在打听清楚后知难而退了。
  姜秀家怎么说也是官宦人家,就算只是个七品的小官也不是她们攀扯得上的。
  这时候,姜秀的爹和娘终于折腾够了,也不想再折腾了,于是闲下来的他们想起了自己还有个小女儿。迟来的母爱和父爱涌了上来,他们想要接回小姜秀。
  只可惜姜秀已经不是从前那个还在襁褓里的小婴儿了,她有自己的思想,她不愿意回到那个对她来说全然陌生的地方。
  祖母也舍不得她,一时私心占了上风,也没有叫她跟爹娘一起回去。她当初来的时候才小小一个,现在长成大姑娘了,要让她离开自己,跟剜心有什么区别。
  于是姜秀又偷得了三年的悠闲时光。
  只是这三年里,祖母的身体渐渐变得不好起来,请了大夫也没甚办法,这人都有生老病死,
  无论姜秀再怎么不愿意,祖母还是在姜秀十三那年过世了,她走得很平静,只是有些放心不下小姜秀,走之前还让姜秀不要怨恨她的爹娘。
  姜秀按着祖母的意思,把她和祖父葬在了一起,便跟着爹娘离开了。
  等到了京城,姜秀觉得周围的一切都和她格格不入,她没有从小跟着母亲一起社交,身份相当的交手帕一个也没有,况且与她年龄差不多的小姐们家里都开始议亲了。
  她们整日聊的,不是这家的首饰就是那家的胭脂,要不再出格一点就是哪家的儿郎,当然了,只是在私底下偷偷地聊上几句。
  姜秀一个都不感兴趣,也和她们说不到一块儿。
  于是渐渐地姜秀就不爱出门了,只在家里读书写字。所说回家有一点好处,那一定是姜秀有了月银,可以买更多的书了,城里的书店书的种类果然要丰富许多。
  姜秀一头扎进了书海里,幸福得都要起泡泡了。
  不过显然,她娘不是这么认为的。
  迟来了十多年的母爱,让她娘满心满眼都是对姜秀的愧疚和补偿,等看到姜秀无法融入社交圈之后,更是觉得自己耽搁了她。
  就连她的两个嫂子都觉得姜秀挺可怜的,早早被送到了乡下,不知道吃了多少苦,也因此母爱泛滥,对姜秀多有照顾。
  别家女儿发愁的姑嫂问题,到姜秀这儿倒是没有发生。
  等议亲的时候,姜秀她娘就更发愁了,因为在乡下养了十多年,不知道的还以为姜秀有什么问题才被送走,就算她们放话说姜秀是替她们在长辈跟前尽孝,相信的人也没有多少。
  姜秀可不知道她娘如何发愁,她倒是自在得很,每天读书练字的,在旁人看来她是个小可怜,可姜秀自己不觉得呀。
  在她看来,和祖母一起过的那十三年,是她人生中过得最快乐的一段时光。这个认知,在她当上了太后以后也未曾改变。
  很快的,小姜秀长到十五岁了,已经及笄是个大姑娘了,可她的亲事还是没有着落,她娘急得呀头发都白了好几根,几乎每天都要来找姜秀唠叨。
  姜秀嫌她耽搁了自己看书的时间,可这是她的亲娘,她没法赶她走,于是只能闭着耳朵听她的唠叨抱怨。
  可是忽然有一天,姜秀她娘没有来找姜秀唠叨了,就在姜秀以为她娘今天不会来找她时,她娘忽然闯了进来,扑在姜秀身上呜呜地哭了起来。
  姜秀在她的断断续续地哭诉中听到了一个消息。
  原来朝廷要选秀了,原来她好巧不巧在选秀的范围内。
  “娘的小姜秀这么傻,进了宫里可怎么活呀呜呜呜”
  他娘已经抱着姜秀哭了小半个时辰了,不过姜秀觉得她想得有些太多了,她能不能选进去还不一定呢,皇宫里什么样的美人没有啊,说不定她就落选了呢。
  只是这话现在是没法说给她娘听的,可她这么哭着,没有一点要停的意思,让姜秀也有些发愁,于是姜秀灵光一闪,问她娘,“进了宫里我还可以看书写字吗?”
  她娘的哭声骤停,就在姜秀以为自己把她娘安慰住时,她娘哭得更大声了……
  她的小女儿都被养成了个书呆子,进了宫不得被活剥了啊。
  不过不管她娘哭得有多大声,她进宫选秀这事儿已经是上了名册铁板钉钉的事儿了。
  她娘只得到处打听,高价请了据说是从宫里出来的嬷嬷,给她狠狠地恶补了一下宫里的规矩,时间一晃便到了。
  于是在伴着她娘依依不舍,和她爹半是担忧,半是欣喜,以及她哥嫂略有期待的目光下,姜秀坐上马车,缓缓驶进了皇宫里。
  半旬以后,姜家也没等来她家的小姑娘,等来的只是一纸册封的圣旨。
   安卓用户下载app阅读更方便:麦涵免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