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鹿文学
繁体版

14、第十四章(1/1)

  钱榆回去以后对自己的超长发挥颇为满意,等下次嘉晋帝来时,便绘声绘色地把自己如何给给太后请安,和太后闲话的事说了一遍。
  听完了以后,就连嘉晋帝也免不了有些惊讶。母后他自是了解的,和好相处那是半点儿不挨边的,对不喜欢的人那是一个字都吝啬给她。
  就连皇后,也是一番殷勤温顺以后,也在母后面前得好脸。
  小时候他调皮误了母后练字的时间,被她好一顿教训,他现在都记忆犹新。
  他知道钱榆之前只是母后宫里的二等宫女,并没有在母后面前伺候过,自然在她面前也没能留下太多情面。恐怕在把钱榆赐给她时,对她都没有多少印象,只是听了下面人推荐之后随手指的吧。
  其实嘉晋帝也算是猜了个八九不离十,太后本来也不是会关注这些的人,当时她们母子不受宠,嘉晋帝临近大婚时一个屋里人也没有,还是年嬷嬷提醒她才想起这一茬儿,于是干脆就叫年嬷嬷,从下面的宫女里挑出一个老实不惹事儿的,随手就指给了嘉晋帝,好歹让他屋子里不那么“难看”了。
  所以这次钱榆能跟太后聊得这么顺利,那还真是只能说上一句缘分了。
  不过这也是好事儿,毕竟他也不想当个昏君,于是当了皇帝以后,每天都有一大堆事情等着他去处理。自然也不能时时刻刻在太后跟前尽孝。
  当然了,按着太后的性子,若是他真的每天都来慈宁宫打搅,只怕会把太后烦得直接把他哄出宫里。
  这样的事太后也不是没有做过。
  于是嘉晋帝对钱榆道:“既然如此,你有空时便去慈宁宫里,和太后说说话,朕这里一定记你一功。”
  钱榆开心地应了下来,有便宜不占是傻子,虽然都说男人的嘴骗人的鬼,但是钱榆知道嘉晋帝跟前做出承诺,而且他也没必要骗她嘛。
  过了几天,或许是朝政没有那么繁忙了,嘉晋帝又渐渐恢复了往日进后宫的频率,除了隔三差五便会去皇后宫里,其余的时间都叫钱榆占了大半。
  就这样日子不咸不淡地过了好些天
  这日钱榆和往常一样,谁知竟然听到了一个让她觉得毛骨悚然的传闻。
  “你细细说来!”
  “……现在外面说什么的都有,有人说……说娘娘是狐狸精变的。”秋菱跪在地上,生怕钱榆听得一个不高兴就拿她撒气了。
  钱榆刚刚听到这个消息确实背脊一凉,冒了一身冷汗,险些就要坐不住了。
  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谣言,说她是不知道哪里来的山野精怪,专门跑来迷惑皇上。而且这谣言来得奇怪极了,突然就有了愈演愈烈的架势。
  这手段何其恶毒,竟是想直接要她的命!
  若是嘉晋帝是个没什么能耐耳根子软的皇帝,或许真的就要被流言胁迫,直接把她这个“祸国妖妃”给拿下了。就算不把她拿下,只怕也会因为传言恶了她。
  只是她一时也想不出,如何破这个局。
  钱榆冷静了一些,想到嘉晋帝大概是不会动她的,毕竟要是动了她,岂不是就把传言给坐实了。那嘉晋帝不就变成了轻易被蛊惑的昏君?
  只是会不会因此就把她“打入冷宫”,钱榆也没有什么把握。说到底,还是要看钱榆在嘉晋帝心里的分量如何。只是她哪里敢用自己的命,去赌皇帝心里那里,虚无缥缈的一点情谊。
  现在最关键的,还是要想办法阻止流言继续扩散下去。
  “消息可都传遍了?”
  “回娘娘的话,现在各宫都有人在私下里议论此事,只是还不敢太过放肆。”
  钱榆一瞬间又头疼起来。
  “查得出是哪里传来的吗?”后面这个只是钱榆顺嘴一问,她心里多半也知道,能在宫里散布这样的流言的人,恐怕也不会让她轻易抓住马脚。
  不过这次出乎了钱榆的意料,秋菱竟然给出了一个答案。
  “听说……是从承乾宫里传出来的。”
  乾清宫里
  “怎么样,可查到是造谣是从何处散布开的?”
  王得福此时正跪在地上,心里暗暗叫苦,也不知最近走了什么背运,老是叫他碰上这些个倒霉事,先是皇后那边,这次又是永和宫出了事,偏偏个个都要命得很。
  “回皇上的话,奴才查到,仿佛……是从德妃娘娘的承乾宫里传出来的。”
  “哦?”
  “承乾宫里有一个叫小宁子的小太监,平日里就是帮大宫女们跑跑腿,自从德妃娘娘接了宫权之后,小宁子各宫都跑了好几次,认识了不少人。”
  嘉晋帝坐在上首,看不清喜怒。
  王得福又大着胆子,接着说道:“他这人贪财胆子又大,竟然暗地里设了赌局,每逢初一十五,便抓阄选一处无人的偏殿开局。竟然吸引了不少人,这局便也越做越大,这流言也是从那时候传出来的。”
  这涉及的人越来越多,他这赌局便越安全,因为只要来参加过一次赌局的人便已经算是同伙了,若是被发现大家都要一块儿遭殃,所以只要谁妄图揭发他们,都会被所有人联合按下去,于是这包庇的人也越来越多,开了这小半年竟然也无人发现。
  “好啊,朕竟然不知道,朕的宫里还有这样的人才。”
  又冷笑道:“不过朕不相信,一个小小的太监,能做到这样的事。”
  这事儿确实疑点颇多,首先他一个小小的太监,若是没人帮助,怎么能在私下组这样一个局还不被发现,嘉晋帝可不相信是德妃在背后捣鬼。
  他还不傻,德妃没有那个能耐做到这一点,很明显,这是背后的人想要一石二鸟,把钱榆和德妃一网打尽。
  只是这手段不可谓不高明。
  就算嘉晋帝知道这事儿,可能跟德妃没什么关系,可这人是承乾宫的,难道她就不会嫌恶她不灵醒,连宫里的人弄出这么大动静都没察觉到?
  还有钱榆,就算嘉晋帝不会因为这件事,要了她的命或是废了她,可这事始终会在他心里留下一个疙瘩。
  他毕竟是一个帝王,但凡皇帝就没有不多疑的,只要有了这个苗头,它早晚有一天会生根发芽。她还能继续保持嘉晋帝的宠爱吗?
  只这一招下去,就废了后宫里两位高位妃嫔,怎么能叫人不心惊?
  钱榆也是想到了这里,可是哪怕心里急成一团火,她却也什么都做不了。做多错多,现在她只能等,等嘉晋帝做出反应。
  只是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是哪里招惹了这样的人物,竟然惹得他用这样的手段对付。
   安卓用户下载app阅读更方便:麦涵免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