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鹿文学
繁体版

16、第十六章

  许是嘉晋帝的语气太过温柔了些,钱榆也渐渐被他影响,放松了下来。
  “皇上可听到了,那些流言……”
  还是问出来了。
  其实更聪明的做法,应该是钱榆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和往常一样与嘉晋帝相处便是了。
  可是她原就不是个聪明人,她也不想去学这样聪明的做法。这次若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或许就将这事囫囵带过了,可下次呢,下下次呢。难道她每次都要想现在这样装傻充愣吗?
  嘉晋帝闻言楞了一下,随后又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他也是没想到钱榆能这样直接问他,但是他原本也没想着要瞒着她,既然她这时问了,便也跟她慢慢道来。
  “这次的事到底是谁在捣鬼朕心里有数,只是现在还不好动他们罢了。”
  钱榆闻言,顿时惊得抬头看他。嘉晋帝瞧她眼睛瞪得溜圆,一时竟然有些想笑,勉强忍住了笑意,又细细跟她解释道:
  “不过你也不要怕,朕过几天便会以为太后祈福的名义,放出一批宫女太监。”
  “朕相信你,自然不会轻易受那些流言影响。”
  嘉晋帝掷地有声地说道。
  钱榆楞楞地瞧着他,原本还算能崩住的情绪,突然决堤了,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嘉晋帝没料想她说哭就哭了起来,脸上难得出现了一些惊慌。拉过她坐了下来,一边又笨手笨脚地找了一方手帕想要为她擦泪。
  当然,嘉晋帝显然是不知道正在哭闹的孩子不能哄,越哄越哭的道理。
  感受到嘉晋帝对她的态度,钱榆哭得愈发大声起来,开始还知道顾忌着形象,被他一哄顿时不得了了,大有黄河决堤的架势。
  钱榆把脸都埋在嘉晋帝怀里,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一边哭一边把眼泪全都蹭到了他身上。嘴里还念着:“都怪你!”都怪这操蛋的世界!!
  听听,这说得是什么话。
  嘉晋帝觉得自己的好脾气全都用到现在了,任由他拉着自己的衣服发泄,竟然生不起去计较她这已经算得上僭越的话的意思。最后也只是微微叹了一口气,“行了,你这话若是叫旁人听到了不”
  钱榆被他温柔的安抚下来,渐渐停止了哭声。
  她不是不怕的。
  在这个时代,这样的流言是真的可以杀死一个人,别看她好像稳坐钓鱼台一般,好似很有自信,实际上她哪里有自信的资本呢。
  她甚至不敢委屈。
  所以,在嘉晋帝说完的那一刻,她所有的情绪好像找到了一个发泄口,全部释放了出来。在嘉晋帝身上,她感受到了,从来到这个世界的那一刻,就从未感受到的安全感。
  尽管她知道,他给的安全感并不“安全”,但是她难免还是会想要沉溺其中。所以她才忘掉了仪态尊卑,纵容自己哪怕只有片刻。
  钱榆渐渐停了哭声,理智也慢慢回笼,只是还靠在嘉晋帝怀里不愿意起来。
  她想要再享受这个怀抱再多一会儿,就一会儿。
  殿里一时陷入了安静,嘉晋帝也不知为何,没有打破这样的氛围。
  过了好一会儿,钱榆低着头,用手帕胡乱擦干了脸上的眼泪,跪了下来,道:“臣妾失仪,还请陛下责罚。”
  嘉晋帝将她扶了起来,“朕知道你这次受了委屈,且恕你无罪,只是往后再不可如此放肆了。”
  “臣妾遵旨。”钱榆应道,脸上还带着些许迟来的羞赫。
  “现在知道害臊了?刚刚把朕吓了一跳,怕是宫外都能听见婕妤娘娘的哭声。”嘉晋帝打趣道。
  钱榆回过神来也觉得有些丢脸,但是被嘉晋帝这么一打趣,索性破罐子破摔到,厚着脸皮道:“还不都是皇上惯的。”
  嘉晋帝被她这理不直气也壮的模样噎住,一副拿她没办法的样子,转身将宫人们叫进来伺候了。
  他们早就在听见动静是躲了出去,个个都有眼色的很,此时进来也装作看不见钱榆哭化妆的样子,该收拾的收拾,该摆膳的摆膳了。
  等晚膳都准备妥当时,钱榆也收拾好了自己,重新梳了个简单轻便的发髻。
  后面钱榆跟嘉晋帝自然相处得更为和谐了,可能这也是钱榆难得放肆的好处之一吧。
  不过她已经暗下决心,不再只放任自己这样一次,毕竟她也不是什么脆弱的人,纯粹是意外,若再来一次,钱榆可再不会像今日这般放纵自己了。
  说白了,这样的事,偶尔一次还可以理解为撒娇情趣,做多了换做她是嘉晋帝也该烦了。而且她也不想给嘉晋帝留下她经不起事的印象。
  过了几日,果然如嘉晋帝所言,他下旨以为太后祈福的名义,放出部分超过年龄的宫女和太监,好让她们能回归故乡。
  此旨一出,宫内外无不道皇上太后仁慈。
  大家的注意力一下子被调到了这件事儿上,毕竟这才是和她们切身相关的,比起主子的一点缥缈的传言,当然是出宫的大事更引得她们关注了。
  况且宫人们也都不傻,皇后还闭门养着胎,出宫这事儿全握在钱榆三个手里,不论是想出的还是不想出的,哪里肯在这时候得罪她呢。
  所以一时间,竟再没人提起钱榆那点子事儿了。
  钱榆和陈德妃、王充仪也是忙得晕头转向的,说起来这也是她们掌管宫权一来第一件大事儿,自然想要办得漂亮。更别说钱榆,这次的事也与她相关,更是上心得很。
  叫钱榆惊讶的是,陈德妃这次难得没跟她争权闹事,配合地跟她们商议如何安排出宫的事。
  钱榆自然不知道,陈德妃此时也心虚得很。
  她从嘉晋帝口中得知了她宫里竟然有太监敢在宫里搞赌博,而且还和钱榆最近的留言有关时,惊惧不已。
  毕竟一开始知道那些流言蜚语时,她也是抱着看好戏的态度,不仅没有阻拦的意思,甚至还暗中推波助澜了。
  谁知道这是竟和她宫里扯上了关系!
  可她之前推波助澜的行为,让她简直是混身是嘴也说不清了,喊冤都没法理直气壮。
  好险皇上怕打草惊蛇,且看在大皇子的份上,没有直接怪罪她,可这也让她在面对钱榆时有些气短,况且这次嘉晋帝还借着太后的名义派了两个嬷嬷过来,名义上是来帮衬她们,谁知道是不是过来监视她的呢。
  这样的情况下,陈德妃哪里还有心思跟她争权,恨不得现在就把她宫里,给她惹祸的太监通通打杀了,以证清白。
  于是难得的,这次放回宫人的任务,是由钱榆主导着进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