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鹿文学
繁体版

17、第十七章(1/1)

  钱榆其实也正犯难呢,宫里以往也不是没有放人的先例,只是放的都是到了年岁的宫女嬷嬷们,这连着太监一块儿放还是头一遭。
  宫女出宫后还能嫁人,且她们大都有积蓄,也有一技傍身,是不怎么愁嫁的。别看这些特权阶级个个都纳一屋子妾,可下层的男人连娶妻都困难,所以放宫女其实也有缓解这问题的作用。
  但是太监可就不一样了,他们进了皇宫,几乎就没有出去的可能,他们出去也没有什么活路,反而可能遭人鄙夷和白眼。
  况且他们离了皇宫,就像那狐假虎威的狐狸离开了老虎,没有了仪仗,就算手里有积蓄,那还不是只有被人生吞了的份。
  只有极少的一小部分太监可以得主子的恩赐,老了以后,叫他荣归故里,那风光自不用说,谁又敢动他们半分。所以大部分的太监都不愿意这样被放出去,个个都生怕自己选上了。
  偏偏这次宫女只是个幌子,主要是把太监都送出去,这样才能不动声色地将涉入其中的那些太监连根拔起,不然这一批太监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若叫他们察觉了,联合起来反抗就麻烦了。
  所以才借由这事,不露声色地把他们拿下。
  只是这借口也得想得合理叫人信服才是,因此钱榆才犯了难。
  “娘娘无需担心,这除了皇宫里,行宫和京郊的园子皇庄都是可以安排人的,那些地方清净,正好适合那些年老的太监养老。”
  钱榆恍然,是她一叶障目了,只想着把太监放出宫去他们不愿意,没想到还可以让他们到别的行宫或者皇家的庄子上去。
  太监们不想出宫,是觉得出宫没了活路,可去行宫或者皇庄,这些地方清净事儿少,虽然没有了往上爬的空间,但是想来应该有一些年纪大了,没有机会再往上的太监愿意去养老的。
  这皇家家大业大,安置一批太监难不成还找不到地方?
  这两位嬷嬷看着钱榆轻易接受了她们的建议,也是送了口气,就怕遇到她听不进话的主子,那才叫一个头疼。
  于是钱榆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和两位嬷嬷商议好了此事的章程,将一些细节都商议明白了之后,又派人去陈德妃和王充仪那儿,将定好的章程细细说与她们。
  “……大致便是这些了,若是娘娘还有什么别的意见尽可提出来,奴婢一定原话带给婕妤。”
  春雨此时就正按着钱榆的吩咐,到陈德妃处和王充仪处传话。王充仪处不用说,对她很是客气,□□雨惊讶的是陈德妃这边的态度。
  往日钱榆处理宫务时,春雨也跟着打了不少下手,自然也知道陈德妃的做事风格。那是有理无理都要挑出三分错处的,被她掌管的那两司的人,私下里没少抱怨她事儿多。
  “你们婕妤做事最是仔细不过的了,本宫瞧着这事儿这样办最妥当不过的了。”陈德妃端坐在上首,脸上带着些笑意,又道:“春雨姑娘跑这一趟也辛苦了,想来你家主子还等着消息呢,本宫这儿也不多留你。”
  陈德妃这般好说话,春雨一时倒有些不适应了,不过仍道:“奴婢告退。”说着便一边行礼,一边退了出去。
  陈德妃往在一旁侍候的如兰颔首示意,如兰立马会意,走上前去笑着对春雨道:“春雨姐姐且让奴婢送送你吧。”不等春雨拒绝便引着她走了出去。
  春雨无法,跟着她从殿里退了出去,一直走到了承乾宫门口,春雨这才停下脚步道:“如兰妹妹留步。”
  如兰也没坚持,只从袖子里掏出一个荷包。
  “春雨姐姐辛苦了,这是主子的一点心意,姐姐拿去买茶喝。”
  春雨先是被她的动作一惊,推辞一番后实在是让不过,最后半推半就地收下了。
  她现在怎么说也是钱榆身边伺候的第一人了,平日里不是没有孝敬的,主子们的打赏她也没少收,这些钱榆也都知道,算是她过了明路的“合法”收入了,因此也没有执意拒绝。
  等回宫之后,春雨方才拿出了那个荷包,打开一看,里面竟是装了一叠银票,算算竟然有千两之多,除此之外还有些旁的票据。
  春雨顿时一惊,吓得赶紧又把银票拿出来重新数了一遍,确认自己没有数错之后不禁冒起了冷汗,焦虑地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别以为一千两听起来好像不多的样子,要知道钱榆一年的年俸也才两百两。若是她不受宠,靠着这些银票也能紧巴巴的过一年,当然了,钱是一点也存不下来的。
  但这是在宫里,“物价”比外面可贵多了,在古代银钱的购买力还是很惊人的,所以陈德妃能拿出这一大笔钱,侧面也看出了她的一些实力。
  春雨乍见了这么多钱,第一反应莫不是陈德妃要收买她,可下一瞬间便否定了自己这个想法。想来想去便只有一个可能,这钱是陈德妃借着自己的手给婕妤的。
  想清楚这一点后,春雨松了一口气,直接揣着荷包请见了钱榆,将东西都交了上去。
  “……还请主子责罚,奴婢当时没有仔细查看,便将荷包带了回来,回了宫以后才发现里面竟有这许多银钱。”
  春雨跪在地上,将她从进承乾宫遇到的事情都说清楚后请罪道,脸上犹带了一些惶恐。
  “不如由奴婢将这东西再归还回去。”
  “不必了,既然给了,那就收下便是。”钱榆不紧不慢道。
  春雨并不知道流言的事和承乾宫有关,她已经再三叮嘱过秋菱和喜贵,让她们一个字也不许乱说。自然也想不到这是承乾宫给她的隐晦的补偿。
  但是用这样的方面给,未免也太上不得台面了。钱榆兴致缺缺地看着眼前这些银票,她可不缺钱,宠妃哪里有缺钱用的。
  不过送上门来的,不要白不要,既然她陈德妃好面子拉不下脸来明着道歉,反倒用这样不入流的方式送来所谓的补偿,那她也不必客气,只管收着便是。宰“狗大户”的机会可不多,能有一次是一次。
  若是旁人只怕就觉得陈德妃这样的做派实在瞧不起人,毕竟哪有人道歉补偿是这样的,亏得钱榆不在乎这些,换个人只怕就得在心中记恨了。只怕是道歉不成,梁子倒结下了。
   安卓用户下载app阅读更方便:麦涵免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