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鹿文学
繁体版

19、第十九章(1/1)

  钱榆将这豆腐脑的做法仔细将与孙嬷嬷听。
  首先用豆粉加水搅拌,调成糊状,将豆腐脑片成薄片加入锅中,待其慢慢沉下。然后把粉丝下锅烫熟放入碗中做底,盛入刚刚的豆腐脑,再根据口味喜好加入葱,黄豆,大头菜,辣椒等佐料,最后加入一勺炖得软烂的牛肉哨子。
  这牛肉哨子也是有讲究的,要用新鲜的牛肋排切丁,加入牛肉,生姜,盐,豆瓣炒熟入味,加水炖得软烂,那香味,钱榆觉得自己隔着屏幕也能闻到。
  孙嬷嬷听了钱榆的描述后也觉得眼前一亮,这做法她倒是头一次听见,立马也应了下来。
  “奴婢这就去试试。”说完便告退,干劲十足地走了。
  等孙嬷嬷回到了小厨房,立马就有人围了上来。
  宫里放了一批人以后,人员也精炼了不少,那些闲着没事四处乱逛的人都少了许多,不说个个力争上游,但也都是手里有活的。
  现在的小厨房基本已经是孙嬷嬷说了算,此时大家也都等着她安排任务。
  孙嬷嬷也不客气,先是让田师傅带着两个人磨豆点卤,做豆腐脑,又叫了两人给她打下手,去做牛肉哨子。
  孙嬷嬷听钱榆描述时便想明白了,这哨子也是味道的关键。
  不过牛肉她们这儿可没有,得去内务府现领,因此先去内务府挑了各个部位的牛肉。
  虽说钱榆说是牛肋排,但她却不能只用这一个部位做完了事,万一旁的部位口感更好呢。
  反正就是多做一份的事儿,孙嬷嬷可不怕费事,再说了这可是要进给太后的,再怎么费事也不过分。
  最后孙嬷嬷做了好几份不同部位牛肉的哨子,且根据肉质烹煮的时间,调料也有所不同,她到底是在御膳房带过的老人,手里当然也有些炖煮牛肉的秘方。
  一时间,小厨房里飘出阵阵肉香,现在又将近用膳的时间,附近做事儿的小宫女太监个个都被馋得口水直流,心道孙嬷嬷不知道又做了什么好东西给主子,不知道又要得多少赏钱。
  现在的永和宫里,小厨房可是个好去处,不仅有机会饱口福,而且还常常接到主子的赏。
  而且孙嬷嬷也不是个吃独食的,得了什么好处都要与底下人分上一分,因此个个都对她很是服气。别处当差的瞧着也难免有些眼馋,叨唠着要是之前被分开小厨房就好了。
  可惜现在小厨房的缺已经满了,且孙嬷嬷看得紧,因此轻易进不去里面了,很是叫人扼腕。
  不过孙嬷嬷可管不了这些人的想法,带着整个小厨房的人忙活了一个上午,终于将成品赶在晚膳前倒腾了出来。
  钱榆惊讶地看着孙嬷嬷带人呈上来的东西。
  只见一个食盒里呈着钱榆描述的牛肉豆腐脑,另一个食盒里也装着豆腐脑,只是和第一个略有不同,最后一个食盒竟然装着一碗类似饮料的东西。
  钱榆将疑惑的目光投向孙嬷嬷。
  “主子不妨先尝一尝。”孙嬷嬷没有直接为钱榆解惑,而是卖了个关子。
  钱榆闻言也不生气,先是尝了第一碗牛肉豆腐脑,用勺子将切成片状的豆腐脑和牛肉勺起,一同放出口中。
  顿时露出了一个幸福的表情。果然和她想得一样好吃,炖烂入味的牛肉拌着软嫩的豆腐脑,那口感简直绝了。
  接着钱榆又拿起筷子,挑起埋在碗底的粉丝送入嘴里,果然粉丝已经入味了,味道自然也没话说。
  等钱榆将这碗品尝碗以后,孙嬷嬷又示意钱榆尝另一碗。
  钱榆试探地用勺子舀起一勺尝了一下,被眼睛微张。
  原来这碗是甜口的豆腐脑,里面的哨子应是各类时鲜的茭白莴笋等蔬菜熬成稠状淋上去的,也不知是怎么做的,虽是偏甜口,但是和脆爽的蔬菜混合,甜而不腻味,很是爽口。
  这是孙嬷嬷又道:“婕妤若是渴了,可以喝一喝这酸梅汤。”
  钱榆果真端起喝了一口,凉爽可口,跟钱榆之前喝的御膳房的酸梅汤又略有不同。孙嬷嬷瞧着她的神色。在一旁解释道:“这酸梅汤是田师傅的秘方,包括这甜口的豆腐脑,也都是田师傅的主子。”
  钱榆听了略有些惊讶,在她的印象里田师傅就是一副唯唯诺诺不爱说话的样子,因为她瞧着实在太胆小了些,钱榆平时都没叫她回过话。
  不过想想也是,能叫孙嬷嬷相中跟着带来,必然有她的过人之处。
  “没想到田师傅还有这份巧思,春雨,还不快看赏。”当然了,也少不了孙嬷嬷的赏。
  这顿晚膳钱榆用得好极了,竟然将两碗豆腐脑都吃得七七八八,春雨在一旁看着都有些胆战心惊,再三劝说她少吃些莫积食了,钱榆这才作罢。
  在钱榆看来她不过是刚刚吃饱,那两碗豆腐脑可不似外面店里那样一大海碗,只不过用两个精致的瓷器小碗,堪堪装过一半罢了。
  况且豆腐脑一口便没了都不用嚼,能顶什么饿,不过春雨既然劝了,她也不执着,顺势放下了,只端着那碗酸梅汤舍不得放下,慢慢小口嘬着喝。
  她没什么特别的偏好,甜口咸口都可,只要好吃就行,因此这两种豆腐脑都和她的心意。这酸梅汤在她看来也是极好的,开胃解腻。
  于是钱榆大手一挥,决定都献上去,至于太后更喜欢哪个,就不在她的考虑范围之内了。
  择日不如撞日,这讨好的事儿做得宜早不宜迟,第二天钱榆便带人拎着食盒去了慈宁宫。
  慈宁宫里
  “禀太后娘娘,婕妤娘娘求见。”
  太后一听,顿时想起了上次钱榆来时话痨的场景,一时有些头疼。“可说了来意?”
  “回娘娘,婕妤说是新做了一个吃食,因此特带来给娘娘品尝的。”
  太后还未反应,只见一旁的年嬷嬷先笑着应道:“钱婕妤这是心里想着太后,特来孝敬您了。”
  太后听了一时也不好拒绝了,语气淡淡道:“既然如此,就让她进来吧。”她倒要看看她做了个什么不得了的吃食,让她巴巴地送了过来。
  于是不一会儿,太后就看见钱榆笑盈盈地走了进来,后面跟着的宫女拎着一个三层的雕花食盒,看不清放了什么东西。
  “臣妾给太后娘娘请安,娘娘万福金康。”
  太后略颔首以作回应。
  钱榆早就习惯了太后这样冷淡的反应,倒也不在意,笑着道:“臣妾承蒙太后娘娘的照顾,不知怎么报答才好,这不,臣妾小厨房里新做了一样吃食,特意拿来献给您,还望您不要嫌弃才是。”
  这话说得漂亮,太后听了也点了点头,“呈上来吧。”
  钱榆连忙让宫女将食盒递给了年嬷嬷,让她跟着将东西摆了出来。
  虽说都说后宫里吃食最容易动手,但是实际上小厨房里不知多少双眼睛,就是孙嬷嬷想动手脚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钱榆还是决定亲自来献给太后,和她一道用一次以示清白,说句不好听的,若是后面再出什么问题,也扯不到钱榆身上了。
  因此钱榆作出一副要和太后同食得架势,年嬷嬷也也默认了。
  太后还没问,钱榆便自觉地解说起来,“娘娘,这碗是咸口的牛肉豆腐脑,这碗是素食的甜口豆腐脑,您尝尝,再配上一碗酸梅汤,这滋味可绝了,臣妾昨儿用了小两碗呢。”
  钱榆想着太后许是没吃过豆腐脑,又顺嘴说了一下,“这豆腐脑入口即化,是用豆子磨成的,是制作豆腐时……”
  只是还没等钱榆科普完,就被太后打断了,“哀家知道。”又不是什么新鲜东西,真当她没吃过呢,当年她家隔壁街对面卖豆腐脑的两文钱一碗,也不知还在不在。
  钱榆只想到了宫里没有这东西,太后可能没吃过,却没有想到太后原就不是生来就在宫里的。
  瞧见钱榆大有滔滔不绝的架势,太后赶忙示意年嬷嬷给钱榆盛上一碗,堵住她的嘴,然后才自己用了起来。
  不得不说,钱榆选择走美食诱惑路线确实是选对了,若是送别的东西,怕是都呈不到太后跟前,就被放进库房里落灰了,当然,更大的可能是太后直接拒收,那就有些丢人了。
  钱榆注意着太后的反应,不过太后从头到尾就没变过脸色,她一时也看不出太后到底是满意还是不满意。
  太后用膳的仪态可比钱榆优雅多了,钱榆在自己宫里放肆惯了,现在瞧着太后的样子不免也姿态端正起来。
  但是优雅归优雅,钱榆发现太后用膳的速度并不慢,不一会儿竟然也吃了不少。
  不过钱榆小心观察了一段时间,还是发现太后偏好甜口的豆腐脑,于是暗暗记下了这点,想着下次应该做些好吃的甜食送来才是。
  不一会儿,钱榆带来的吃食便被一扫而空了。
  年嬷嬷看见太后许久没用得这么香,在一旁开心得合不拢嘴,就是钱榆也是颇有成就感。
  便又自觉地开口道:“臣妾带的这个宫女是小厨房里伺候的,这几样东西她也会做,若是太后不嫌弃,就让她把这做法说与您宫里的姐姐们,也好让您可以常常吃到。”
  钱榆瞧见太后点头同意,转头便让这个宫女跟着年嬷嬷下去了,那宫女也不是别人,正是先时的陶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