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鹿文学
繁体版

20、第二十章(1/1)

  钱榆这次出来带上陶儿,还是孙嬷嬷推荐的。
  自从上次春雨让她盯着孙嬷嬷之后,陶儿便在小厨房里积极表现起来,她本来就有些天赋,也肯用心学,很快就得到了孙嬷嬷的重视,将她带到身边,甚至到后来还收她为徒。
  陶儿原本被接到这样的任务又是激动又是紧张,想着自己做得好了,一定能被主子看上,因此在小厨房不遗余力地表现自己。
  索性小厨房里积极的人也有不少,她这样也不怎么显得突兀。
  只是随着她越来越得到孙嬷嬷的重视,甚至孙嬷嬷还收她为徒,她的良心就越来越受煎熬。
  平心而论,孙嬷嬷待她不薄,甚至这次还把她给推出来,就是想让她在主子面前露露脸。换做别人,别说是徒弟了,就是亲女儿,这样出头的机会也不是说让就让的。
  因此陶儿心里着实是矛盾的很。
  但是好在陶儿这段时间一直没有发现孙嬷嬷有什么异常的举动,也没有接触什么可疑的人员。
  陶儿心想,等下次再与春雨姐姐联系,她便要向她好生说说,嬷嬷没有什劳子可疑的地方,对主子再是忠心不过的了。
  且不说陶儿这边心中如何作想,钱榆这儿也不甚轻松。
  原以为用了膳交了人之后,钱榆就可以功成身退了,没想到太后一点也没有放她走的意思,给她递了个眼神儿变自顾自地走进了内室。
  这是个什么意思?
  太后这表达太深奥了,钱榆一时也没能领悟到她的意思。
  还好一旁的年嬷嬷给了她答案。
  “娘娘的意思是让婕妤跟上。”
  钱榆微澹这没头没尾的,她哪里猜得到啊。不过吐槽归吐槽,钱榆还是老老实实地跟着太后进了内室。
  一进门,钱榆发现整个房间并不是她想象中那样深沉,相反透着一股颜色很是鲜明,有一股怡然自得的感觉。叫人看了便心情愉悦。
  钱榆还没来得及细细打量,便看见太后随手给她递了一本书。
  这是?钱榆疑惑地望向太后。
  “可识得字?”太后问道。
  “回太后的话,臣妾略识得些字的。”
  这时代的字和简体字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有些类似钱榆认识的繁体字,但是又和繁体字略有不同。但也多亏这些共通的地方,让钱榆虽然没有正经念过书,但却是识得这里的文字的。
  “写几个给哀家瞧瞧。”说完指了指旁边桌上的笔墨。
  钱榆听罢,只能硬着头皮在之上写了几个字。
  说来惭愧,虽然钱榆是认字了,但是因为各种原因,一直没有什么动笔的机会,因此只会得一□□爬字,自然是入不得太后的眼的。
  果不其然,太后一见她握笔的姿势就知道不对,她写的那几个字她更是看了就皱眉头。
  先是抓着她很是纠正了她错误的握笔姿势,而后又带着她写了几个字。
  跟她比起来自然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就是钱榆这样从没想过要练练字的,看见了也忍不住心生惭愧。
  “你这手字也是……罢了,从前你没学过,哀家便不追究了,往后你就照着这本字帖上,每日给哀家交五篇大字上来。”太后也不跟钱榆商量,自顾自地就把钱榆未来的作业给安排明白了。
  钱榆还沉浸在太后教她写字的震惊之中,还有些许惶恐。毕竟按太后的人设,来教她写字已经很奇怪了好吧。而后又听见每天要交“作业”,更是在心里叫苦。
  太后娘娘,您崩人设了您知道吗!说好的拒人于千里之外呢?怎么突然就热心肠起来了呢?难道真的是她献上的美食让太后太满意了不成。
  总之,不管太后是怎么想的,她老人家进金口玉言,说出的话那就没有打折扣的余地,钱榆再不愿意也只能乖乖照办。
  因此只能乖巧答应道:“回太后的话,臣妾知道了。”
  太后见她应下,满意地点了点头,而后又道:“哀家乏了,懒得看,就由你给哀家读一读。”
  钱榆这才拿起一开始太后给她的那本书,感情叫她进来就是想让她念书啊,写字应该只是太后一时想到的吧。
  不得不说,钱榆在某种程度上真相了。
  随着年岁的增长,虽然她不想承认,但是太后已经没办法像年轻的时候那样捧着书,一读便是一整天了。况且她眼睛也愈发不好,看字常常都是模糊的。
  年嬷嬷也提过要不要找个识字的小宫女来给她念着听,被太后想也不想地就给拒绝了。
  这次钱榆来慈宁宫,许是难得用膳用得这般妥当,她不知怎么就心血来潮,就让钱榆跟着她进来了。
  于是这念书自然就成了顺理成章的事。
  只见钱榆一脸的严肃,打开书读了起来。只是这一页还没读到一半,就被太后给叫停了。
  “你这读的是什么东西。”
  钱榆一脸无辜的望向太后,“臣妾之前未曾读过这书,一时间读得不太流利,还请太后见谅。”实则在心里疯狂吐槽,太后这看的到底是什么书,这内容也太过晦涩了吧。
  她当年读书的时候,就是学文言文还有标点和拼音呢,哪里像这样还要自己断句的。况且这书上的内容她一点也不懂,又怎么能自己断句呢。
  太后一时语塞,干脆拿过书来,居然给她认真解释起了这书上的内容。
  于是这里顿时变成了教学现场,钱榆这个学生学的那是苦不堪言,可偏偏教她的是堂堂太后娘娘,给她个胆子她也不敢撂摊子不干了,因此只能苦着脸学了起来。
  偏偏太后不知怎的越教越起劲,遇到了钱榆这样的笨学生也不嫌弃。甚至讲得起兴了,开始引经据典起来,眼看涉及的书和内容越来越多可,钱榆的脸也越来越苦了。
  钱榆算是看明白了,就算是太后,涉及到了自己感兴趣的部分,也能口如悬河。
  若是叫旁的人看见这样的场景怕是要惊掉下巴,不知道多少人想讨好也找不到门路的太后,竟然在给嘉晋帝宫里一个小小的婕妤教书,只怕说出去都没人信。
  这一下午,钱榆就在太后填鸭式地教学中浑浑噩噩地度过了。
  走的时候不仅脑子里回荡着的都是知识,还带走了一本字帖和几本启蒙的书,以及一大堆的作业。
  太后说她的基础太差了,要从头学起。
  于是等下次嘉晋帝来时,钱榆就忍不住跟他“哭诉”了起来。
  “……臣妾哪里是这块学习的料,若是辜负了太后娘娘的心意可怎生是好。”
  嘉晋帝听了也很是意外,“看来你确实很与母后投缘。”缘分这事说来就玄,有些人天生就不对付,怎么也勉强不来。
  在嘉晋帝看来,钱榆这就是和太后有缘分。
  因此他又笑着道:“就连朕都没有被母后启蒙过,你可有福了。”
  钱榆闻言也不接茬,这一听就知道里面肯定有故事,而且还跟嘉晋帝小时有关,她才不想接话呢,万一踩雷了怎么办。
  不过她不接,嘉晋帝自己一个人也能说下去。
  “朕三岁时就被挪到皇子所了,后来便不能时常见到母后,启蒙也是由众位太傅完成的。”
  说到这儿就涉及到后宫的养娃制度了,这明面儿上规定,所有皇子在各个生母或养母的宫里养到三岁,便要统一挪到皇子所,说是由皇上亲自教养。实际皇帝哪里有那闲工夫,平日里去看一看,问上几句已经是极好的了,大都由宫人们看养。
  说是不让皇子们长于妇人之手,其实就是为了削弱后妃对皇子的影响。
  不过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后妃们舍不得骨肉分离,而其中有些得宠的便会求得皇帝的恩典,让皇子在自己身边留得久一些。
  如先帝时,最得宠的三皇子,在母妃跟前养到十岁才被送到皇子所,就是搬过去以后,也是这边住半月那边住半月,先帝还不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嘉晋帝其余的兄弟或多或少都是在母妃身边多留了一段时日的,唯有嘉晋帝一满三岁就被太后送到了皇子所。别说为他启蒙了,就连与他见上一面,都是数着日子来的。
  他从前不懂为什么,还也曾经埋怨过母后,为什么总是从不与他亲近,甚至是疏远他。等后来大了,他才渐渐明白了母后的用意。
  只是等他后来可以与母后亲近时,她们之间的相处模式已经形成了,他若强行亲近只会让她们母子都不习惯。
  因此直到嘉晋帝登基,他和太后都保持在一个体面又安全的距离内,没有一般母子间的亲近模样。
  当然了,现在嘉晋帝回想起来只有感叹,已经没有了当初的复杂纠结的心情,所以才可以笑着和钱榆解释。
  钱榆早在他回忆往昔时就缩起脖子,假装乖巧。
  虽然嘉晋帝现在看上去是不介意了,可万一他以后觉得这段经历很丢人,后悔跟她讲了怎么办,因此连忙打断他的回忆,生怕他再说出什么她不能听的内容出来。
  “陛下说的是,臣妾一定用心学,定不辜负太后娘娘的美意。”
  嘉晋帝瞧着她好像下一秒就要举手发誓的认真模样,瞬间就忘记要回忆往昔,又说道:“说来朕还没追究你,怎的研究出了新菜不知道给朕送上一份?恩?”
  钱榆被他问的一阵心虚,她肯定不能说是她忘记了。于是眼睛咕噜一转,张口就道:“臣妾知道皇上牵挂太后娘娘,若是太后娘娘用得好了,皇上自然也是欣慰的。”
  嘉晋帝被她的反应逗得哈哈大笑起来。
   安卓用户下载app阅读更方便:麦涵免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