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鹿文学
繁体版

21、第二十一章(1/1)

  
  今日日头正好,钱榆带上这几日写的作业去了慈宁宫。
  虽说刚被太后布置作业时她心里叫苦,可她也不是个不知好赖的人,这读书写字对她只有好处,再加上嘉晋帝那一番说法,钱榆更加不能敷衍了事了。
  于是钱榆这几日缩短了自己的看剧时间,用功起来。况且借着这事儿,她就更有借口和太后拉进关系,还多了许多话题,不然就算她是个小话痨,也有词穷的时候。
  刚到慈宁宫就有人把她迎了进去,她也算是“常客”了,因此举手投足都透着一股熟稔劲儿。
  慈宁宫的宫人们见了她个个也都笑盈满面的。钱榆每次来慈宁宫都大方得很,一路进来都赏的上等的封,再一个她们
  不过她今日来得不凑巧,太后这儿竟是有人了。
  “婕妤在这里稍坐片刻,等太后娘娘那里结束了,”
  钱榆听了难免有些好奇,太后这儿寻常可没有别人登门的,除了嘉晋帝,也就皇后来得多些,可是皇后如今还在闭门养胎呢。
  剩下的人如陈德妃,原先还想着巴结太后,有段时间隔三差五就带着大皇子去慈宁宫,太后看在孩子的份儿上,就算把烦了她也没有拂了她的脸面。
  只是后来陈德妃也不知听了谁浑说的,以为太后想要抱养大皇子,吓得她再不敢上门,还把大皇子也捂得紧紧的,一副深怕他被太后抱走了的样子。
  饶是太后没起这个心思也被她膈应得不轻,自此也不再让她上慈宁宫了。
  所以今日来的究竟是谁呢。
  钱榆虽然好奇,但也知道现在不是开口问的时候,所以也就按下好奇。
  钱榆在偏殿喝茶吃点心好不自在,不过殿内此时可氛围不轻松。
  只听得殿内隐隐传出女子细细的抽泣声,仔细一看,这哭声正是从坐着的一位身着浅色衣衫的女子身上传出的。
  这女子用帕子捂住脸哭了半晌,好一会儿才慢慢停止了抽泣,慢慢抬起头来。脸上还带着若有似无的泪痕,眼圈和鼻头微微泛红,不过这都丝毫不影响她的美貌。
  若是钱榆在这儿指不定就惊呼出声了,好一朵柔弱的白莲花。
  只她这红着眼睛怯生生的一抬眼,就不知道能引得多少人心动。
  不过太后显然不吃这一套,她端坐在上首,脸上还是那副没有什么表情的样子,看不出喜怒,只有熟悉她的人才能看出她眉宇间隐隐的不耐。
  显然她对女子哭了半天,却只字不提的行为有些不耐烦,却不知为何按下没提,只由着她哭。
  又过了好一会儿女子才终于停了下来,颇有些不好意思道:“儿臣失仪,还请太后娘娘恕罪。”只她那小心翼翼看眼色的模样,谁又忍心怪她呢。
  “行了,哀家知道了,你有什事直说便是,不必拐弯抹角。”
  太后这一问,仿佛勾起了女子的伤心事,她低着头只作难过状,带着些许哭声道:“儿臣……儿臣也是没法子了,王爷……又……柔儿还小,儿臣一个妇人又能如何呢。”
  她说得断断续续,语气又含糊得很,不过太后还是明白了她的意思。
  太后看向她:“哀家知道了,你想要的,皇帝会给你的。”
  女子要的便是太后的这句承诺,这是亲耳听见,忍不住露出了欢喜的神色。
  太后语速较缓,语气又轻又淡,“只是,若是……后果你明白的。”
  饶是女子进宫前已经下定决心,但此时听见太后这番言语,白了白脸色,轻咬嘴唇,“儿臣明白。”
  太后说清楚后便不再多言,往身后一靠,佯作累了,摆手让她离开了。
  等人离开了后,年嬷嬷才从后面走了出来。
  “娘娘,这事儿可算是解决了?”年嬷嬷道。
  “她本来就有这个心思,不用去推,她自己便就送上门来了。”
  年嬷嬷犹有些不可置信,原以为这事儿有多难呢,“说起来瑞王待她也算不薄了,怎的就……”
  太后摇摇头,起身,没回答她。
  “往后这些事儿,可别叫我这把老骨头了。”又补上一句,“把那丫头给叫进来。”,说完头也不回地进去了。
  真是老了还得不了空,净拿破事烦她。
  年嬷嬷瞧着太后似有些置气的背影,忍不住笑出了声。说到底,若是太后不愿意帮忙,谁还能逼她不成,还是刀子嘴豆腐心。
  却说瑞王妃这边,她正由一小宫女领着往外走,也不知怎么走的,竟正巧碰上了往里走的钱榆。
  钱榆一见到她也是一惊,虽然就忍不住打量起来,说起来她在宫里美人也见过不少了,竟没有一个像眼前的女子这般。
  钱榆心里顿时浮出四个字,我见犹怜。用来形容眼前的女子再好不过了。
  那女子好似被突然出现的钱榆惊到了一般,露出小鹿一般受惊的眼神,随后才行礼道:“见过这位娘娘。”
  钱榆不知她的身份,不知该如何回应,只得也囫囵回了个礼,匆匆地走了。
  “也不知方才过去的是哪位娘娘,我这许久也不进宫了,竟是不认识了,也没能上去问候一声,若是往后见了,冲撞了该如何是好。”说着又垂下了眼帘,轻蹙眉头,端的是一副柔弱无依的模样。
  这小宫女平日里待在慈宁宫里,哪里见过这样的美人,一时竟然看呆过去,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那是永和宫的钱婕妤,为人和善的很,不会计较这些的。”这小宫女想到她的遭遇,心里愈发同情了,开口安慰道:“王妃莫要忧心。”
  这美貌女子一听,目光一闪,过了一会儿才柔柔道:“原来如此。”不说话了。
  钱榆可不知道这位漂亮姐姐在打听自己,她这会儿还暗自恼悔,自己方才怎的不开口问问她是谁,毕竟这样好看的人谁不想多看几眼呢。
  一直到她从太后那里出来,她心里还有些念叨着这件事呢。
  不过她也没能懊恼多久,一回宫,钱榆就得知了她的身份,原来她是瑞王妃。
  钱榆一听,顿时惊讶不已。
  说起这瑞王妃,当初还在闺阁时,就是名动京城的双姝之一,不知引得多少公子少爷爱慕,就连最受皇上宠爱的瑞王,看过她一眼之后也动了心,甚至为了她撕毁了原本的婚约,得罪了他当时未婚妻的母族,也要想尽办法将她娶走。
  先帝被她闹得没有法子,只得答应了。
  虽说成亲后多年无所出,但也依旧恩宠不断,叫京城里的一干女子好生羡慕,就连钱榆也听过她的名声。
  后来瑞王妃还为瑞王诞下了唯一的嫡女,瑞王大喜,大摆了三天三夜的宴席,这嫡女正是方才她口中的柔儿。
  只是随着瑞王的夺嫡失败,瑞王被剥夺了封号,圈禁于府里,瑞王一家也淡出了大家的视线,没人再提起了。
  只是这瑞王妃为何会出现在太后宫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