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鹿文学
繁体版

22、第二十二章(1/1)

  春雨一见钱榆回宫,便向她汇报了这事儿。
  原来她前脚刚走,后脚这边就收到消息,说是瑞王妃往太后那里递了牌子,此时已经在慈宁宫了。
  想着应该也不是什么大事,春雨便没叫人追着给钱榆递消息。
  “这瑞王妃缘何要来宫里?”钱榆好奇道。
  按理说瑞王被削去了封号,应该就不存在瑞王妃了才是。
  只不过先皇当时不知何故知下旨夺了瑞王一人,对
  瑞王家的其他人只字未提,甚至还保留了原本的瑞王府,让他在自己的府邸里圈禁。
  在钱榆看来,这未尝不是先帝对瑞王的最后一点慈父之心,终究还是没有对他赶紧杀绝。
  春雨低着头:“未曾听说原因,不过……”,她顿了顿又道:“听说是和瑞……庶民萧氏闹了些矛盾,许是因为这个来找的太后。”
  钱榆听她说庶民萧氏时一时还反应不过来,后来才想起来,“萧”是本朝皇姓,庶民萧氏,是指的瑞王。
  钱榆微皱眉头,有些想不通地摇了摇头。
  先不说这是闹了什么矛盾,只这进宫叫太后做主怎么想都有些别扭。
  虽然从礼法上来说,这两口子吵架,太后名义上也算她们的母后,处理这事儿好似是没毛病的。而她在慈宁宫撞见瑞王妃时,她瞧着是有些眼圈泛红,好像刚刚哭过一样。
  只是可别忘了,原瑞王作为夺嫡的失败者,本来就是和太后皇帝站在对立面的,这瑞王妃找太后诉苦,怎么想也是不合常理的。
  钱榆直觉这里面有些不简单,只是一时也琢磨不透其中的关节,想了一会儿便丢开了。
  反正此时和她没什么关系,想这么多作甚。
  这样想着的钱榆,还不知道自己晚上便被嘉晋帝打脸了。
  天一擦黑,嘉晋帝就同往常一样,来她宫里和她一道用膳。
  钱榆和他自在惯了,她喜欢在和她用膳时说说话,聊聊家常。
  “臣妾这几日可用功极了,太后娘娘交代的课业,臣妾可完成得好好的,今日去娘娘那儿时,她还夸了臣妾呢。”
  其实是太后瞧着钱榆一副求夸奖的模样,就顺嘴夸了她一句尚可,谁知道就被钱榆这个惯会顺杆儿爬的逮住了。至于太后对她写的狗爬字的嫌弃,她肯定是不会拿出来说的,毕竟钱榆她也是要面子的嘛。
  再说了,这写字又不是一天两天就可以练成的事儿,不急在这一时。
  嘉晋帝听了之后,果真对她温柔一笑:“朕竟还不知,爱妃有这天赋,母后向来眼光就高,她亲口夸了,必是不差的。”
  钱榆顿时骄傲起来,好似她真的这般有天赋似的。
  “既然如此,朕往后还得同爱妃好好探讨一番才是,也好见识一下爱妃的厉害。”
  就知道欺负她!
  钱榆要是再听不出来嘉靖帝的揶揄,她就白长了一双耳朵了。
  于是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撇过头去不理他了。
  嘉晋帝憋笑,也不知被他逗了多少回了,偏生每回都还能上当,这样笨的丫头,不多“骗”个几回怎么行。
  知道不能把人逼急了,于是嘉晋帝岔开话题,状似不经意地问起:“今儿个去慈宁宫,可遇上了旁的人?”
  钱榆下意识接话道:“今日去时,娘娘那里刚好有人在,臣妾回来才知道那是瑞王妃。”
  “原就听说那瑞王妃是个一等一的大美人,果真名不虚传,今日臣妾只和她打了一个照面,就被惊得话都忘了怎么说了。”
  若是在现代遇上了这样的美人,钱榆第一时间就掏出手机把她照下来了。
  嘉靖帝有些惊奇地看着钱榆的反应,她对瑞王妃的美貌全然带着欣赏和惊叹,他仔细瞧着,好似完全没有嫉妒似的。
  于是便问出了口:“她生得这般貌美,你就没有一点嫉妒?”
  “臣妾有什么好嫉妒的。”钱榆理所当然的说道。“美好的东西总是叫人心情愉悦的。”钱榆对她完全就是以前在路上偶遇那个女明星的心态,好奇欣赏一番就完事了,最多就懊悔一下为什么不上去要个签名,哪里来的嫉妒不嫉妒。
  除非她和她抢男人。
  不过这个可能性和她出轨的几率一样低,除非他们同时被唐玄宗和苏妲己附体,否则她根本不用担心这种情况发生。
  “那你可知道她是为何来宫里?”
  “臣妾哪里知晓。只是臣妾瞧她的样子,仿佛心情不是很好的样子。”眉宇间带着丝丝的忧愁。
  “说来这事儿与你也有关。”
  钱榆不解:“这和臣妾有何联系?”
  嘉晋帝放下筷子,他已经吃得七八分饱了,钱榆被他的话头吸引,也不想再吃了,于是就示意宫人撤走了。
  “你可还记得前些天的那件事儿?朕说过,要给你一个交代。”
  钱榆瞪大了眼睛:“这事儿和瑞王妃有关?”
  “是,也不是。”嘉晋帝也不卖关子了,直接说道:“这事儿是瑞王的手笔。”
  “臣妾和他无冤无仇的,他为何要这般害臣妾?”
  嘉晋帝摸了摸她的头,“这事儿说来是朕连累了你,他就是想通过这样的手段,将后宫的水给搅浑了。让朕不得安宁。”甚至皇后下毒一事,他也脱不了干系。
  这些只是第一步,若他疲于应对这些事情,长此以往,难免就会露出破绽。
  “他虽不能出门了,可手里到底还有些人,宫里也有他安插的人手,这事做得很是干净,没留下把柄。”
  就连他从弄出宫的那些太监口中,套出的线索也早就断了,根本没留下活口。
  钱榆听了,突然打了个寒颤,被人在暗处盯着的感觉真的不太好受,特别是这样危险的人物。
  不过,“那陛下是如何发现是他在背后支使的?”
  钱榆灵光一闪,“是瑞王妃?”
  嘉晋帝点了点头:“不错,是瑞王妃出卖了他。”
  瑞王……不,是庶人萧氏怕是千算万算也想不到,竟然是自己从不设防的王妃背叛了他。
  “……她要这样做?”钱榆更疑惑了。
  “很简单,唯‘利’字而已。”
   安卓用户下载app阅读更方便:麦涵免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