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鹿文学
繁体版

23、第二十三章

  
  夜幕初降,一辆马车从皇宫往东边儿驶出,这边一片都是皇亲贵族的府邸,不如商铺林立的西市热闹,路上根本不见什么行人,只有一二不知哪个府里的下人行色匆匆。
  车轱辘和地面发出的声音与马蹄声,在安静的黑夜中格外明显,不知落在多少暗处的眼睛里。
  这马车上坐着的赫然是刚刚进宫的瑞王妃。
  马车缓缓驶向目的地,最终停留在曾经的瑞王府前。
  往日门庭若市的瑞王府,现在已经成了人们避之不及的地方。
  瑞王妃下了车,只见王府门口有一队御林军在此处看守――那是专门来看守庶人萧氏的人。
  见到瑞王妃,领头人远远也只是微微倾身示意,然后便目不斜视地坚守在岗位上。门口也只得两个看门的下人,除此之外竟没有别人再来迎她了。不过她好似对着场景已经习惯了,浑不在意地往里走去。
  越往里走,越是能感受到此处落魄的气息,因为没了爵位,府里一应超出规格的东西统统被抄走,只留下了她的嫁妆,下人们也都被遣送走,原本繁花似锦的花园也因为无人打理而杂草丛生,绿瓦红墙也沾上蛛网,整个府里都死气沉沉的。
  瑞王妃继续朝里走,从这府邸之大也能感受到当年瑞王是何等受宠,以她的脚力从大门走到她的起居室,竟要小两刻钟的时间,以往她都是做轿子进来的。
  不过她此时脚下一转,走向了前院。
  还未走近便听见一声清脆的,瓷器摔在地上的声音。
  “滚。”一个愤怒的男声响起,随后还伴着几声咳嗽。
  只见一个穿着简朴的女子从里面退了出来,还带着些许的狼狈,她见到瑞王妃,眼睛骤然一亮。
  “奴婢见过王妃。”
  瑞王妃摆手示意她进来,问道:“王爷又怎么了?”
  女子一脸委屈:“王爷他不肯喝药,吵着要见您。”
  她们都没有改变称呼,不过这里现在也没有人来指正她们的错误。
  瑞王妃点了点头,“我知道了,麻烦你再去熬一碗药来,我一会儿亲自端给王爷。”说罢就要进去。
  那女子见状,脸上带了一些犹豫:“王妃您莫要再进去了,王爷现在正在气头上,您现在进去,也会被迁怒的,但是王爷又……”
  这女子是瑞王妃进府时被分到她这儿的,瑞王妃待下人也是一副温柔的样子,从未苛责过她们,对比现在暴躁易怒的瑞王,她难免会对她有所偏向。
  瑞王妃柔声道:“无事,你去吧,王爷不会拿我如何的。”见女子应了走后,她才转身进去了。
  里面此时一片昏暗,只有角落里还点着几盏灯,至于为何放在角落,这是怕发怒的瑞王将灯打翻。
  她借着灯光走进了些,看到了躺在床上的萧景t,原本的三皇子瑞王殿下。
  他此时虚弱地躺在床上,脸色蜡黄,时不时还有咳嗽声传来,哪里还有往日意气风发的模样。
  萧景t也看到了她,脸色骤然一变,表情立刻有些狰狞起来。
  “贱妇,你还敢回来!”
  “王爷这是怎么了,怎么这般生气,臣妾不过是进宫问候了一下太后她老人家。”她楚楚可怜地望向她,可惜再没法引得萧景t的怜惜。
  “果然是你!”
  “齐雅柔!你这个贱人。果然是你出卖了本王。”说着拿起一个茶碗向她砸去。
  齐雅柔,也就是瑞王妃脸色不变,躲也未躲。果然,那茶碗在她碰的一声碎在她的脚前,根本没有碰到她。
  他久病未愈躺在床榻,手上早就没什么力气了,如今连一个茶碗都碰不远了。
  “没了本王,你就什么都不是!本王平日带你不薄,你就是这么回报我的?”说完又猛地咳了起来。
  齐雅柔听了竟然笑了起来,仿佛听见了什么天大的笑话。
  “是啊,王爷可真是待我不薄。”
  她嗤笑道:“明明早就知道我有婚约在身,还是将我强娶了去,却又将我弃在一旁,也算带我不薄?”
  萧景t脸色狰狞起来,“你这个贱妇,果然心里还想着那个男人。”
  外人都道瑞王对瑞王妃一见钟情,其实不过是见色起意罢了。
  当年她和青梅竹马定下娃娃亲,只等她及笄便会嫁过去。只是后来她父亲被调到京城,她也跟着进了京。
  谁知道她会在宴会上,碰到突然闯进宴会的瑞王。
  他看也不看旁人就径直向她走来。
  她甚至还记得他当时鲜衣怒马的样子,和对她说话时玩世不恭的语气。
  “你就是齐雅柔?确实和那些庸脂俗粉不同。”
  “本王记住你了。”
  至此以后,她的名声一下就传开来了,雪花般的宴会邀约向她送来,她成了整个宴会的焦点,所有人的目光都会落到她身上。
  甚至那些从前看不上她的世家小姐也向她投来嫉妒的目光。
  她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她下意识地忽略了自己还有婚约这个事实。
  理所当然地,她想尽办法和瑞王勾搭起来。她对自己的容貌有信心极了,她知道男人就是喜欢她一副柔弱可欺的样子。
  果然,瑞王也不例外。
  甚至他的未婚妻来找她麻烦,他都几次三番替她出头,后来甚至为她撕毁了婚约,将她娶走。
  一切都是那么地顺利,她当上了人人羡慕仰望的瑞王妃,甚至还会是母仪天下的皇后。
  只是嫁进王府后,一切都和她想的不一样。
  一开始,萧景t确实对她宠爱有加,甚至是独宠。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渐渐觉得厌烦起来。
  吃惯了满汉全席的人,怎么会因为一碗佛跳墙而满足呢。
  为了娶她,萧景t已经失去了一个强有力的妻族,再加上他需要一个健康的下一代为他加重夺嫡的砝码,而她又一直没有怀孕。
  所以他对她的宠爱就如同晨间稀薄的露水一般,转眼便消散了。
  他对她的宠爱就像是对一个爱不释手的宠物一般,召之即来挥之即去,毫无尊严可言。一个没有瑞王宠爱和尊重的瑞王妃,就什么也不是。
  她哭过闹过,换来的却是他的一个巴掌。
  她这才恍惚想起了她曾经的未婚夫,她的青梅竹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