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鹿文学
繁体版

25、第二十五章(1/1)

  嘉晋帝给那个孩子赐下封号“柔嘉”,特许她过完瑞王妃的“头七”后再进宫。
  在下旨后的第二日嘉晋帝便来了永和宫。
  “朕有意将柔嘉放在你的名下。”
  他语气平常,像是再说今天要吃什么这样的事一般,只是这话在钱榆听来无异于平地惊雷。
  钱榆惊得瞪大了眼睛,声音拔高了一个度:“什么?让臣妾来抚养柔嘉?”
  她的第一反应就是要拒绝:“臣妾没有生育过孩子,这怕是……”
  嘉晋帝看着她的模样不像是惊喜,反而有些拒绝的意思,不解道:“怎么?你不愿意?”
  “臣妾不是不愿,只是臣妾根本没有生育过孩子,怕难当此重任。”
  “有奶娘和下人在,你不必紧张。”
  他的态度很稀松平常,在他嘴里养个孩子好像是什么很简单的事情似的。
  其实也不怪嘉晋帝会有这样的想法,不光是后宫,这个时代有身份有地位的贵妇们说是亲自抚养孩子的,哪个真的自己动手把屎把尿不成。
  真正照顾小孩儿的就是这些下人们,她们一天能去看个几次,多关心几句,都已经算得上是慈母了。
  连嘉晋帝自己都是在奶娘和下人的照顾下长大的,所以他不理解钱榆的情绪也是正常的。
  想到这里,钱榆有些哑然。
  可在她的眼里,养孩子是一件大事,她会成为你应该承担的大事,不是给点吃的穿的就可以了的事。
  只是这话她没办法跟嘉晋帝讲,这确实是时代的差异。
  钱榆的嘴不自觉地抿了起来,眉头微皱,似在思考什么人生大事一般。
  嘉晋帝瞧见她这个样子出声安慰道:“抚养柔嘉对你来说只有好处,这也是瑞王妃的意愿。”
  这……
  钱榆纠结地想道,嘉晋帝说的确实没错,不用自己忍受怀胎分娩之苦就能白得一个孩子,养大了就多得一助力,这样的好事怕是后宫没有人不愿的。
  只是,“瑞王妃为何会属意我来抚养柔嘉。”,难道就只是因为慈宁宫那次的匆匆一面?
  自从听了瑞王妃是个何等的人物之后,钱榆第一次见她的惊艳消散了七七八八。
  乍一听说还有她的意思在,难免会多想是不是又有什么阴谋在。
  “不必多想。”嘉晋帝道。
  其实瑞王妃为何要选她也很简单,他的后宫里够资格抚养柔嘉的只有四个人,皇后是没有精力抚养的,陈德妃膝下已有一子,就算抚养了柔嘉,怕是也不会对她有多上心。
  王充仪倒是适合,况且她之前失过一个孩子,得了柔嘉必会对她很好。
  只可惜她是个无宠之人。
  没有宠爱的人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没有人比她更清楚了,只这一点就够她将她排除在外。
  剩下的也就只有钱榆了。
  齐雅柔早就通过流言一事知晓了她在嘉晋帝心中的分量不轻,再加上上次在慈宁宫发现她和太后也走得颇近。这便就够了。
  对于自己的女儿,齐雅柔的态度很复杂,原本她生下她的目的就并不纯粹,在发现她并不能为自己达成目的之后便不再对她上心。
  她知道自己不是一个好母亲,但这也算她最后为她做的事吧,也为了让她的仅剩的一点的良心好过一些。
  .
  “柔嘉年纪尚小,你用心抚养她,她自会把你当成亲生母亲一般孝顺的。”
  “臣妾明白了。”钱榆应道。
  被嘉靖帝劝过之后,钱榆不再排斥将柔嘉抱到永和宫,只是还是有些紧张。毕竟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她都是第一次抚养孩子。
  于是在柔嘉进宫前,她就先吩咐宫人将永和宫西面离她比较近的寝殿收拾出来,将高脚的拔步床布置成孩童适合的高度,怕她睡不惯,还细心地铺上了柔软的皮毛。
  一些比较尖锐的地方都用细棉布包裹地厚厚地,摆在角落的一人高的大花瓶通通被收到了仓库去。
  钱榆紧张的在寝殿里来回转悠,生怕自己有什么疏漏的地方,宫人们也被她的态度影响,用比她还要积极的态度忙前忙后,心里难免对即将要到来的小主子更看重几分。
  终于,等钱榆布置好了之后,也到了柔嘉进宫的日子。
  几日之后,一辆马车缓缓驶入了皇宫。
  一位打扮略老成的年轻妇人从车上走了下来,脸上还带着些许忐忑。只见她转身从车上抱下来一个约摸两三岁的女童。
  这小女孩儿穿着月牙白色的齐襦裙,头上只简单扎了两个两个小揪揪,用素色的方帕裹起来。
  这女孩儿睁着大大的眼睛,有些好奇地张望着这个陌生的地方,脸上没什么,被妇人抱着往前走,安静地没发出一点声音。
  这女孩儿正是刚刚被嘉晋帝亲封的柔嘉公主,而这妇人则是她的奶娘。
  瑞王失势后,瑞王府遣送了大部分的下人,柔嘉身边除了一个奶娘以外的人全都走了,原本柔嘉的身边是有四个奶娘四个丫鬟的。
  这奶娘姓徐,本来她也是要走的,她的家人都来接她了。可柔嘉毕竟是她奶大的,已经有了感情,若是她走了,王妃和王爷都不会管柔嘉,她不就没人照顾了。
  看着她这样一个小人儿可可怜怜的模样,她实在是于心不忍,于是咬着牙留了下来。
  原以为要在瑞王府艰难度日的,谁知道柔嘉当了皇上的女儿,成了公主,她也沾光跟着进了皇宫。
  原本对她颇有怨言的婆家人态度也来了个大转弯,本来她丈夫已经准备纳一二房的,这下也不必再提。
  不过这也让她看清了事情,于是更加坚定了要好好照顾公主,巴结好公主未来的养母婕妤娘娘,好叫她继续在公主身边伺候。这样她的婆家只有把她捧着的份,借他丈夫一个胆子她也不敢纳小。
  只求婕妤娘娘是个好相与,再不要和原先王妃王爷那般靠不住。徐奶娘在心里暗想道,不过人都走了,再说这些也无用了,于是心里又念了两声罪过便揭过这茬儿了。
  若说瑞王府是人间富贵园,那皇宫就是大气磅礴,威仪不可侵犯。徐奶娘只觉得自己要紧张地喘不过气来,一点也不敢乱看,只跟着领路的小太监埋头苦走。
  柔嘉好奇地想要起身张望几眼,都被她紧张地按住不许她多看,生怕她看到什么不该看的。
  也不知走了多久,徐奶娘抱着柔嘉跟着领路太监穿过了一道门,只见那里已经停好了步辇,抬轿的宫人见到她们来了,立马跪下行礼道:“见过公主殿下,殿下吉祥。”
  徐奶娘被这阵势吓了一跳,慌得不知道要作何反应。被一旁的宫人提醒才想起入宫前被简单交代过的规矩,于是轻拍了拍柔嘉,向她示意。
  柔嘉眨了眨眼睛,好半晌才奶声奶气地道:“免礼。”宫人们这才起了来。
  徐奶娘这才松了一口气,看来进宫前反复教给柔嘉的她都没忘。于是把柔嘉抱到了步辇上,自己打算就跟着在旁边走。
  只是还没等徐奶娘下去,就被一个小手抓住了衣角。
  徐奶娘认真跟柔嘉说道:“公主,您就坐在这儿,奴婢就在下面跟着走,咱们一会儿就到了。”
  柔嘉望着徐奶娘,手依然紧紧地握着她的衣服不放,“奶娘,一起。”
  徐奶娘无法,又不敢强行将她的手掰开,只得将求助的目光投向了一旁的宫人们身上。
  一个好似领头的太监站出来躬身道什么“既然是公主坚持,那奶娘您且陪着公主一起坐着吧。”说完喊了声起,宫人们就将步辇稳稳地抬走了。
  好在公主规制的步辇大,柔嘉人又小小一个,加上奶娘也绰绰有余。
  这抬轿的太监力气大脚又稳当,即使加上奶娘的重量步辇也抬得稳稳地,丝毫未见晃动。
  过了一会儿,步辇在一宫门处停下,还未到就见一个穿着蓝底绣着锦纹衣衫的大太监迎了出来,身后还跟着几个灰衣的小太监。
  这大太监正是钱榆宫里的太监总管喜贵,只见喜贵恭恭敬敬地对着步辇上的柔嘉磕了个头,高声道:“见过公主殿下,奴才等奉婕妤娘娘的命令,特意在此恭迎公主回宫!”
  徐奶娘又轻拍了柔嘉两下,就听见她道:“……免、礼。”
  喜贵起身,脸上扬起一团喜气的笑容,对着那个领头的太监道:“这趟辛苦公公了,这些拿去给公公拿去,和兄弟们买个茶喝。”
  说着示意后面一个太监拿出了一个荷包。
  那领头的太监假意推辞了好一番,最后实在退却不过了,这才接了过来,用手一捏,心里更是满意了几分。
  这永和宫出手就是大方,不枉他费力抢了这个差事。喜滋滋地告了声退,然后便走了。
  喜贵领着徐奶娘柔嘉二人,将她们迎了进去。脸上带着些恰到好处的笑容向她们介绍起来:“奴才是永和宫的太监总管,往后奶娘要是有什么事儿,只管打发个小太监来便是。”
  说着又介绍起了一路经过的地方,哪里可以去哪里不能乱跑,主要还是说与徐奶娘听的,毕竟柔嘉还太小了,听不听得懂还不一定呢。
  一通介绍下来,徐奶娘看喜贵的眼神已经带着些许感激。喜贵见状,在心里满意地点点头。
  主子既然看中公主,那他们这做奴才的自然也要把公主这边的事儿放在心上,现在先在公主这边留下些情面,公主太小不记事,这唯一的奶娘就成了他攻略的对象,如此看来效果还不错。
  喜贵将她们送到门口,春雨早早就在此处候着了,此时见了她们也是笑盈盈地走了过来,先是行了礼,被已经“业务纯熟”的小柔嘉叫起之后先是有些惊讶,而后态度自然地牵起柔嘉另一边的手――
  进永和宫时许是步辇坐久了,柔嘉不愿意叫奶娘抱着,而是改由走了进来,也走得很是稳当。
  柔嘉也没有拒绝她,跟着春雨走了进去,奶娘落后一步跟在她们身后。 安卓用户下载app阅读更方便:麦涵免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