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鹿文学
繁体版

26、第二十六章

  钱榆在殿内也有些坐立难安,后来干脆站了起来,她等得着实是有些心急。
  只是因为柔嘉是晚辈,她是长辈,她是不能出门去迎她的,于是只能在屋里等着,最后实在忍不住了,打发春雨出去问了好几次。
  终于,钱榆看见春雨牵着一个小人儿走了进来。
  这小人儿瞧着约摸两三岁的样子,长得可爱极了,眼睛大大的,此时正眨着她的大眼睛,自己为隐蔽地四处打量。她的脸上还有一些婴儿肥。
  若是钱榆前世在网上或是哪里见到了这样可爱的小人儿,怕是要捂着小心肝在心里,实在是太可爱了,她的心都要被萌化了。
  身后的奶娘拼命地向柔嘉示意,想让她赶紧给钱榆见礼。
  柔嘉眨眨眼,愣了一会儿,好像在思考一样。钱榆也期待地看着她,并没有出声催她。
  没过多久就见这个小人儿颤颤巍巍地蹲下做了一个标准的行礼的姿势,道:“儿臣见过母妃,母妃吉祥。”
  “快免礼。”
  钱榆被她的小奶音萌到,赶紧向她招了招手,示意她向自己靠近。
  许是真的有缘,还是别的什么原因,柔嘉乖巧的向钱榆走过来。
  钱榆轻轻地将她据在怀里,用小孩子的方式和柔嘉交流起来。
  “咱们小柔嘉多大啦?”
  柔嘉举起手,伸出了四根手指:“柔嘉三岁啦!”钱榆偷笑地将她的一根手指按下去,“原来我们柔嘉已经三岁了呀。”
  “平日里喜欢吃什么,母妃叫人给你做好不好?”
  这个问题柔嘉想了一会儿,“唔,柔嘉喜欢……喜欢甜甜的。”
  “母妃给你收拾了屋子,你一会儿去瞧瞧喜欢不喜欢,若是不喜欢的告诉母妃,母妃给你重新布置好不好?”
  这个就超出小柔嘉的理解范围了,她摇晃着自己的小脑袋,胡乱地点了点头,我不知是听懂了没听懂。
  钱榆躬着身子,用一种不太舒服的姿势和柔嘉的视线齐平,耐心地和她你一言我一语地聊了半天。
  渐渐地,小柔嘉看她的眼神里多了一丝亲近,少了一些防备。
  钱榆估摸着柔嘉一路过来应该有些累了,就准备把她带下去让她休息,于是和她商量道:“母妃带你去看看你的房间好不好?”
  “嗯!”柔嘉应道,眼睛亮晶晶地望着钱榆。
  钱榆牵着柔嘉肉肉的小手,准备把她带下去休息,柔嘉跟着她,眼睛不自觉地看了一眼后面的徐奶娘。
  钱榆摸了摸她的脑袋,“奶娘也跟着我们柔嘉一起去,好不好?”
  柔嘉用力地点了点头,这才开心起来。
  她们身后的徐奶娘此时也在心里吃惊,她没想到钱婕妤是这样和善的一个人,看得出来她对柔嘉很是喜爱。竟然和柔嘉耐心地说了这么多的话。
  徐奶娘知道柔嘉是很聪明的,许多话她都能听懂,虽然还没有能完全地表达自己的想法,但是对于这个年龄的小朋友而言已经是十分难得的了。
  钱榆将柔嘉哄到了床边,忽悠着给她换上了她新给她准备的寝衣――有些大了,然后又将她哄得躺到了床上。
  “母妃给你将故事好不好呀?”
  钱榆用一种自己都没察觉的温柔语气问道。
  “好~”
  于是钱榆临时编了个符合这个时代特色的童话故事,成功地将柔嘉给哄得睡着了,她自己也被自己哄睡着了……
  .
  等嘉晋帝来到永和宫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番情景。
  小柔嘉躺在床的内侧,身上盖着软被,脸上红扑扑地,此时正紧紧地依偎在钱榆身边,睡得正熟,小嘴微张,说不出的可爱。钱榆躺在外侧,侧身面对着柔嘉,隐隐形成了一个保护的姿态。
  嘉晋帝瞧着这一幕,原本和朝臣们商量国事的,身上带着的些许威严气息瞬间消散,连自己也没有察觉到眼神便得柔软起来,心里累积的压力烦恼也一扫而空。
  挥退了准备叫她们起床的宫人,嘱咐她们不许打扰,自己又挪到和床在同一空间,但又隔着屏风的书桌上,叫王得福他们把他今日未做完的,本来打算留到明天的折子搬到此间来。
  王得福一边轻手轻脚地支使着下面的人,一边在心里吃惊,若是他没记错的话,陛下这是头一遭把政事拿到后宫中处理吧。
  不管他如何吃惊,嘉晋帝带着轻松的心情处理起了堆积的奏折。
  他原本今日事务繁忙,是没打算到后宫来的,只是在处理折子时一连见到了几个报上来的坏消息,难免有些心气不顺,连带着多了些罢工的情绪。
  毕竟皇帝也是人嘛,嘉晋帝已经算是数得上的勤勉了,偶尔放纵一下也不算什么,再加上恍惚想起今日好似是柔嘉进宫的日子,就临时起意走了一趟。
  谁知就看到了这温馨的一幕,说来也奇怪,原本在乾清宫有些看不下去的折子,放在这里好似没这么碍眼了。
  钱榆和嘉晋帝就这样“忙”了一下午,等到天开始擦黑,床那边才传来了动静。
  钱榆迷迷瞪瞪地睁开眼睛,一时间分不清楚现在是什么情况,下意识就要喊春雨,只是转头一看,便瞧见一个小人儿挨着她,睡得正香,不由地把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蹑手蹑脚地起了床,打算亲自到门外叫人。
  只是还没等钱榆出门,一走过屏风就发现嘉晋帝正做在书桌前,正一脸专注的看着好似奏折一样的东西,听见动静把头一抬,对她笑道:“醒了?”
  !
  钱榆一个激灵,原本还有些迷糊,在见到嘉晋帝后彻底清醒了起来。
  “陛下,您怎么在这儿?”
  “朕下午便到了,见你们睡得正香,便没让她们把你吵醒。现下你醒了正好,朕的折子也批完了可以用膳了,想来你也饿了。”
  钱榆听了这解释觉得信息量有点大,一时不知道作何反应,还没等她想好,床那边就传来了小孩儿细细的呜咽声。
  钱榆顾不得管嘉晋帝,立马往那边走了过去。
  原来是柔嘉听见动静醒了,醒来时旁边一个人也没有,又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害怕得哭了起来。
  此时小柔嘉看见钱榆,呜呜地朝她伸出手要抱抱。
  钱榆立马将她抱起,她其实也是第一次哄哭了的小孩儿,慌得不知如何是好,抱着她一边拍背轻哄,一边朝嘉晋帝投来求助的目标。
  嘉晋帝此时也有些懵懵地看着她,他哪里哄过孩子,大皇子一哭闹陈德妃就会使人带下去了,深怕他厌烦了,哪里用的上他。
  好在外边的宫人也听到动静了,请示着是否进来,嘉晋帝忙不迭地应了。
  于是一通兵荒马乱后,小柔嘉被安抚下来,钱榆也重新洗漱穿戴完毕。刚好晚膳也送来了。
  嘉晋帝坐在上首,钱榆挨着她坐在旁边,和往常不同的事,钱榆的旁边还有个小脑袋,因为高度不够被垫了好几个软垫,勉强能够到桌子了。
  钱榆看着,在心里暗暗记下什么时候把儿童座椅搞出来不提。
  令钱榆和嘉晋帝都惊讶的是,柔嘉这样小的孩子竟然可以自己吃饭了,还吃得挺好的,没有撒得到处都是。
  于是晚膳就在这样和谐的氛围中度过了。晚膳后钱榆跟着嘉晋帝回到了她的寝殿,柔嘉还依赖地扯着她的衣角不想撒手,钱榆蹲下来和她认真保证,明天一定过来陪她玩,再加上奶娘也在这儿,这才没有再哭起来。
  “朕瞧着,你和柔嘉很是投缘。”
  回到寝殿后,嘉晋帝和钱榆说道。
  提起柔嘉,钱榆也不自觉地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柔嘉很乖巧也很听话的,臣妾自然是喜欢的。她这样小的人吃饭都吃得那样好了,一点也不需要人操心。”
  哪里像她前世见到的一些熊孩子祖宗,吃个饭跟打仗似的,全家人都不得安生。
  瞧着她一副眉飞色舞与有荣焉的样子,嘉晋帝眸色一暗,眼里的情绪翻涌,将她拉到了床边。
  “夜深了,为朕生个孩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