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鹿文学
繁体版

7、第七章(1/1)

  内务府的人动作倒是快得很,隔天就把小厨房弄好了。
  “主子,内务府的人已经把这月的食材都送过来了,另外还送来了两位大师傅,已经在外面候着了,主子可要见见?”
  钱榆道:“还不快请进来。”  
  两位大师傅被带了上来,一位头发斑白,看着有些年纪了,另一个瞧着年轻些,不过神情畏畏缩缩的,落后半步跟在后面。
  这内务府倒是打听清楚了,钱瑜不喜太监近身伺候,永和宫的太监都打发到了些不重要的位置,可能是以为她嫌太监腌H,于是就派了两位女师傅来。
  “两位上前来,都介绍……”钱榆话说道一半,突然没了声音。
  “可是孙嬷嬷?”钱瑜没想到竟然见到了一个“老熟人”。
  说起这位孙嬷嬷就话长了,在她刚入宫时,这位就是她们这批小宫女的教引嬷嬷之一。
  每次小选进宫的宫女们都要先由六位从六司抽调的嬷嬷教好规矩,也有考察之意。
  表现的好的自然可以被分到六司,这里面又有极少数的人可以脱颖而出,成为有品级的女官,如各宫的掌事就是正四品,表现的差的只能被分到次一等的地方,这一辈子最多只能是个二等宫女,连主子面都见不上
  她当时因为在做菜方面颇有一些巧思,被孙嬷嬷看中选到了御膳房,后来对她也是颇为照顾,可惜后来她被当时后宫的权力碾压吓破了胆,一心只想找个事儿少安全的地方,便使法子离开了。
  后来她入了王府,消息也不甚灵通,只能通过些只言片语推敲出里面的凶险。御膳房果然也被卷进了风波中,多少人命都填了进去,几乎将人后换了个遍,如今的御膳房几乎找不出当时的老人了。
  如今见了故人,难免会有些欣喜。
  “怎会有这样巧的事儿,我以为嬷嬷……”
  孙嬷嬷上前一步阻了她的话头,“给婕妤娘娘请安,老奴御膳房孙氏,婕妤还记得老奴,是老奴的福分。”又猛地跪下磕了个响头,“这次听闻娘娘宫里缺人,便自请过来了,还望娘娘不要嫌弃奴婢年老体弱。”
  钱瑜被她突然的动作唬了一跳,一时竟忘了叫孙嬷嬷免礼,等她结结实实地磕了个响头才猛然反应过来,赶忙起身将嬷嬷扶了起来。
  “嬷嬷何须如此。”又连忙赐了座,这次孙嬷嬷没再推辞,坐了下来。
  孙嬷嬷心里清楚,婕妤娘娘心善,若论着以往的情分,或许一时能得到她的优待,但却反而让她不太好用她。
  如今自己先盖棺定论,只论主仆,如此她才能好好用她。
  “嬷嬷的手艺我这几年都想得厉害,怎么会嫌弃。”
  钱瑜虽然想知道嬷嬷这几年是怎么过来的,但也知道不急于一时,于是只好扯过话头,将视线投向一旁尽量减少自己存在感的女师傅。
  “这位师傅是……”
  “奴婢是御膳房田氏,擅长做糕点。”
  钱榆自认瞧着挺和善的,可是这位田师傅从一进门都没看过她一眼,钱榆只要一有眼神落在她身上就害怕地微微颤抖,仿佛她能吃人似的。
  还是孙嬷嬷出来打了句圆场。
  “回主子的话,田师傅虽然性子有些内敛,但是手艺是没的说的。”
  钱榆怀疑再多问几句,这位田师傅就要被她吓死了,于是不再多问,只拉着孙嬷嬷聊道,
  “原不曾想到是嬷嬷来。”又道,“嬷嬷的本事我是知道的,以后小厨房连着茶房都由嬷嬷管着,我便安心了。”
  原本她是打算从身边的宫女中选一人调到小厨房的,这入口的东西可是大事,不让心腹管着她可不放心。
  孙嬷嬷脸色一正,福身应道:“谨遵主子吩咐。”
  “主子,两位师傅想是有些累了,不如先叫她们下去安顿,也熟悉一下环境。”春雨此时出来道。
  钱榆一听,连忙□□雨带着她们下去安置了,人都已经过来了,叙旧也不急于一时。
  又嘱咐春雨拨些人到孙嬷嬷手下,总不能让她当个光杆司令吧。
  等春雨安排完回来,天色已经稍晚了。
  “可安排妥当了?”钱榆问道。
  “回主子的话,已将两位师傅安置好了。”春雨走上前来回话道:“孙师傅歇也未歇,直接去了小厨房,说是不能耽误了主子用晚膳,现在正忙着呢。”
  钱榆一听便笑了,“嬷嬷向来都是这般,做事最是认真仔细不过了。”当初在御膳房,那也是下一任掌司的热门候选人。
  等到晚膳时,钱榆果然尝到了孙嬷嬷的手艺。
  一顿下来,竟都是些合钱榆胃口的,没一个她不喜的东西。不禁在心里又有些佩服,她与嬷嬷已经好几年不曾见了,竟然还能记着她的喜好。
  于是自是一番赏赐,此处先不提。
  春雨此时脸上带了些犹豫之色,踌躇了片刻,还是说道,“主子,奴婢斗胆有一言,不知当说不当说。”
  钱榆瞥了她一眼,道:“我知你想说什么,孙嬷嬷早年与我有大恩。再者说,用人不疑。”
  “主子明鉴。”春雨将头又低了三分。“虽说孙师傅和主子有旧,可这时调来永和宫,未免太凑巧了些……倒不是说孙师傅真的有问题,只是也须得防一手才是。”
  钱榆在感情上觉得孙嬷嬷值得信任,可春雨说的也不无道理,这毕竟也关系到她的安全,于是沉吟片刻,道:“依你之见……”
  “依奴婢之见,倒也不必有什么大动作,找个机灵的盯着些,若是没问题自是好的。若是有问题……”说罢顿了顿,又道,“这时日长了,自然会露出马脚。”
  “……就照你说的做吧。”
  等春雨退下,钱榆见到故人的喜悦早就消失殆尽了,只留下一些无力感。
  就像这次她心里其实清楚孙嬷嬷可能根本没有问题,却还是不得不对她有所提防。
  在后宫里,背叛早就不是什么新鲜事了,只看利益够不够罢了。
  现在她的势头正好,底下人自然不会轻易背叛,可若是有朝一日她失宠了,或是失了势,她就是想留人也留不住。
  钱榆这样想着,难免会有些负面情绪,不过她一向会自我调节,倒也没有钻牛角尖。
  再说春雨这边,说是要安排人盯着孙嬷嬷,心里早已有了人选,那人赫然就是之前茶房的陶儿。
   安卓用户下载app阅读更方便:麦涵免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