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鹿文学
繁体版

9、第九章(1/1)

  
  坏处很明显,因为根本没吃过什么苦头,所以自然就会少一些警惕之心,就像这次若不是孙嬷嬷提醒,钱榆非得吃下这个亏才能长教训不可。
  打个比方,若是把前朝后宫拍成电视剧,以钱榆现在的心机手段,可能都活不到第三集,指定就被当成炮灰处理了。
  好处自然也是有的……
  所以她要做也不是把钱榆□□成心机深沉的样子,而是让她不要忘了基本的警惕,剩下的,就是从旁提醒,查漏补缺就是了。
  钱榆虽说是明白了过来,但是对要怎么补救,一时也有些抓瞎,现在再去乾清宫送东西献殷勤?怕是晚了一些,再说了陈德妃借着大皇子才有借口去找皇上,她哪里来的皇子试。
  孙嬷嬷见她为难,于是又凑上前去,在钱榆耳旁低声说了几句。
  钱榆恍然,对着孙嬷嬷点了点头,马上就□□雨进来。
  “现在有件要紧事儿要你去办。”钱榆道。
  春雨心里一紧,一时也想不到是什么事儿,但嘴上仍道:“还请主子吩咐。”一边猜测是不是孙师傅说了些什么。难道她劝说主子监视孙师傅的事被发现了?
  钱榆瞧着春雨略显紧张的样子,不免笑道:“莫要紧张,不是什么大事儿。”
  “你找个机灵的,去坤宁宫一趟,记得要这样说……”
  春雨听后,连忙示意自己明白了,赶紧下次找人吩咐不提。
  再说坤宁宫里,李嬷嬷正在小厨房为皇后亲自熬的药,从药材拿来到熬好了端给皇后全都不假人手。
  “呕……”
  李嬷嬷端着熬好的药,还未进殿就听见了皇后的呕吐声。
  一旁的小宫女正捧着盆伺候,皇后只觉一阵恶心难受,却什么也呕不出来,好一阵之后才止住了恶心,用手帕捂住了嘴,无奈挥退了宫女,脸色苍白地靠在床上。
  原本坤宁宫里燃着的香也停了,连小宫女们也不许用一点有香味的东西。皇后一点这样的味道也闻不得。
  李嬷嬷赶紧把药给皇后端了进去,“娘娘,太医的药已经熬好了,”
  皇后端着药,闻着中药的苦味,差点没又吐起来,但是想着肚子里的孩子,还是忍着恶心,一口将药饮尽。
  李嬷嬷立马将准备好的腌梅子递了过去。皇后接过含在嘴里,才算将这苦味给压下去了。
  皇后也是没有想到,自己怀孕后的反应这么大。陈德妃怀孕时,她也是每日过问关心的,可她那时也并没有这样大的反应。
  皇后本想着忍忍便过去了,皇上正为朝政烦忧,她不想让嘉晋帝因为她分心。可是忍了几天之后孕吐反而愈发严重,连饭也吃不下了。
  这下李嬷嬷可不干了,跪下苦劝皇后请太医,皇后无法这才同意了。
  不过此时她倒是有些庆幸自己早早将宫务分了出去,否则按她现在的这个反应,根本也顾不上别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太医开的止吐药起了效果,皇后慢慢感觉好了一些,缓过劲儿来,自然有心思关心别的事儿了。
  于是开口问道,“近日可有什么发生什么事儿?”
  “回娘娘,没有发生什么大事儿,陈德妃处好似还有些动静,但也没再派人去乾清宫了。”
  也是,这打脸的事儿做过一次就够了,陈德妃也是要面子的。
  “钱婕妤呢,还是没动静?”
  说起这个皇后也有些纳闷,这钱婕妤怎么一点也不着急,按理说现如今她是最受宠的,皇上不来,她是最应该着急的,怎么就这么坐得住。
  莫非她看走了眼,这钱婕妤是个藏拙的?
  所以说这后宫的人都是容易多思多虑的人,钱榆可能也没想到,她一时的偷懒会引起皇后的猜测,否则怕是要后悔地以头抢地了。
  李嬷嬷回道:“这个怕是也坐不住了,这不,才派了人过来,变着法儿的打听呢。”
  原来是个胆子小的。之前没有动静,怕是不敢有什么动作,这时间长了这才着急了。
  皇后这才放下心来,就怕这个钱氏是个心思深的,那才叫她头疼呢。胆子小好啊,这样才知道怕,才不会给她惹事儿。
  皇后又跟李嬷嬷聊了几句别的,最后睡意涌了上来,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李嬷嬷等皇后完全睡着,这才蹑手蹑脚地退了下去。
  这几日皇后因为孕吐吃不好睡得也不香,她这把老骨头也跟着一起折腾,现在皇后休息了,她可算也能休息一会儿了。
  李嬷嬷也怕自己累倒了没人伺候皇后,于是赶紧叫来几个宫女守着皇后,自己也去房间小憩了一会儿。
  乾清宫
  一个小太监从远处走了过来,瞧着速度也不慢,脚上竟然一点脚步声也未发出,就悄悄靠近了王得福,跟他耳语了几句。 
  若是普通人怕是就要被突然出现在身后的人吓一跳,王得福倒是半点不惊讶,显然是已经习惯了。
  在皇上身边混的这点儿功夫还是有的。只要主子需要,莫说没有脚步声,让他一天不发出声音都可以。
  不过听过回话之后,王得福可没这么淡定了,脸色微变,用眼神示意了小太监在这儿等着,自己进去回禀嘉晋帝。
  此时嘉靖帝正拿着一本奏折,也不知上面写了些什么,反正嘉靖帝越看眉头皱得越深。明眼人都看得出,
  听见王得福开门进来的动静,略显烦躁地把奏折一放,“什么事儿?”
  王得福感受到嘉晋帝不耐的语气,顿时浑身一紧,一下子起了汗意。
  王得福此时心里也是苦啊,如果可以他也不想在嘉晋帝心情不好的时候进来。
  皇上自登基以后龙威愈发重了,就是王得福在嘉晋帝身边伺候了这么些年也难免有些发怵的。
  可是这皇后娘娘的事儿,他要是不及时上报,后面等嘉晋帝回过神来,第一个就要拿他是问。
  于是只能硬着头皮道:“回皇上的话,坤宁宫今日请了太医……说是皇后娘娘孕吐地厉害。”说完立马把头低了下去。
  嘉晋帝一听,折子也不必再看了,直接一起身就往外走去。
  “还不快跟上。”
  王得福这才马不停蹄地跟了出去,“皇上!您可等等奴才!”一边又吩咐道:“快,快准备摆驾坤宁宫。”
  等皇上的御驾到了坤宁宫,嘉晋帝不耐地大步流星地走了进去,一群宫人们在后面努力迈着步子追赶。
  在后宫,宫人们是不可跑动的,万一冲撞了哪位主子怎么办。因此大家个个都练就了一副竞走的本事,倒是没有被嘉晋帝甩下。
  一进内殿,嘉晋帝就闻到一股子中药的味道,顿时眉头又是一紧。只见李嬷嬷领着宫人迎道:“见过皇上。”
  “你们娘娘呢。”
  “回皇上的话,娘娘喝过太医开的止吐药,已经睡下了。”
  嘉晋帝一听,脸上倒是缓和了不少,也不着急去瞧瞧皇后,走进去坐了下来,细细问道。
  “皇后孕吐多久了,朕前些天来好好的,怎么现在这样严重了?”
  “娘娘孕吐已经有几天了,娘娘不欲打扰皇上,本不想请太医的,只是谁知越发严重了,竟是饭都吃不下了。这才请了太医。”
  “胡闹。”嘉晋帝往桌上一拍,脸上已经是染上怒色。显然是对皇后没有及时请太医一事很是动怒。
  屋里的奴才刷地跪了一片,都怕得抖了起来。
  就在这是内室有了些动静,想是皇后醒了过来。嘉晋帝一时也不理会这些跪着的奴才,快步走了进去。
  只见皇后被宫女扶着从床上做了起来,嘉晋帝一边命人请了太医,一边问道:“梓童感觉如何,可还想吐?”
  皇后见到嘉晋帝,先是露出了惊讶的表情,“皇上怎么来了”,作势就准备下床。
  嘉晋帝赶忙将她按住,道:“你现在身体不适,就不要讲这些规矩了,还不快躺好?”
  “都是臣妾的不是,让皇上担忧了。”皇后顺势靠在床上,冲嘉晋帝柔柔地看了一眼,眉头微蹙,似是充满了愧疚。
  “梓童莫要如此,你我本就是夫妻,不必如此见外。”
  这时宫人上来回话,太医院的院正梁老太医到了,正在外面候着。
  嘉晋帝赶紧让人带了上来。
  “臣见过皇上,皇后娘娘。”
  “行了,不必多礼。”嘉晋帝大手一挥免礼,又让他赶紧上来给皇后诊脉。
  梁老太医是太医院的院正,平时里只给皇上请平安脉,除了皇上外别人是轻易使唤不动的。在来的时候就有底了,虽然皇后今儿请的不是他,是另一位擅长妇科的太医。
  梁老太医在皇后的手腕放了一张手帕,道了声饶,这才搭脉诊了起来。
  只见梁太医眉头紧锁,似是在思考脉象。
  室内一时安静了下来,嘉晋帝脸色也忍不住跟着紧张起来。
  过了好一会儿,梁太医才放松了脸色,道:“回皇上,这妇人怀孕反应不尽相同,娘娘是孕期正常的反应,只是较旁人反应更重些,容老臣为娘娘再为娘娘开一副新的方子。”
  嘉晋帝颔首,“便有劳梁太医了。”
  等梁太医退了下去,嘉晋帝又道,“你好生休息,朕明日再来看你。”
  皇后顺从地点了点头,嘉晋帝便离开了内室。
  然而出来以后,嘉晋帝并没有马上离开坤宁宫,而是来到了一处偏殿,里面赫然是刚刚才离开的梁太医。
  只见梁太医面色凝重,一见到嘉晋帝,便颤颤巍巍地跪了下来,“皇上恕罪。”
   安卓用户下载app阅读更方便:麦涵免费小说